妖神记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极品全能学生 修罗武神 神皇魔帝 龙血武帝 锦宅
搜索
当前位置:波斯小说网>>将门娇>>将门娇目录

番外 袁怡(下)

更新时间:2017-03-31  作者:翡胭  关键字: 古代言情 | 架空历史 | 翡胭 | 将门娇 
从此之后,米浩瀚总是会出现在袁家人的视线中,他从不放弃任何一个讨好袁家人的机会。他也孜孜不倦地上镇国公府拜访,哪怕有时候会吃闭门羹,也总是赖在待客的大厅里不走,不论如何,他总是袁家拐着弯儿的姻亲,年纪轻轻就身负重名,不论是哪种身份,袁家人总不能赶他走。时日久了,倒是赢得了袁家男人们的一点好感。袁三郎就认真地对五郎建议道,“五弟,我瞧那姓米的小子心倒是挺诚,不如你和弟妹再考虑一下?这年头,年轻人之中脸皮能有这样厚的不多了,他如今可是皇上面前炙手可热的能臣,出去谁不尊称一声庆国公大人,但在咱们家吃了这么多亏,面子被这样落,都没有气馁,也不生气,这份涵养就很不容易了。”五郎爱惜人才,若米浩瀚不是打了自己女儿的主意,他一定十分欣赏这个小子,有毅力,有耐心,能吃苦,脸皮厚,三郎说得不错,这些优点时下的年轻人之中,确实不多,就是他自己的儿子袁珂,若是遇到同样的事,恐怕早就冷哼着离开了,面子重过自己的心意。可一想到,米浩瀚这样出色的年轻人肖想的是自己心爱的女儿,那么这份欣赏之情便立刻化为了厌恶之绪。袁五郎皱着眉头摇头,“不行不行,我是嫁女儿,又不是选下属,米浩瀚再有才干有个屁用,他贪花,后院一堆女人,还有好些个庶女,光凭这一点,就不配做我的女婿。”他态度十分坚决,“三哥你是知道的,我们家怡儿……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她那样的身子,若是非要嫁人,也总要嫁个真心实意疼爱她的,家里人口最好还要简单,没有一点点糟心事才好。否则,我宁肯养她一辈子,也不要送她去那种环境复杂的人家,没得白受气。”三郎却道,“那些所谓的侍妾和庶女的事儿,别人不知道,五弟你还不晓得吗?怕是米老太替米浩瀚向咱们家怡姐儿提亲的时候,你就已经把庆国公家的老底都掀了个底朝天了吧?”他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既然这样,你一定晓得,那些侍妾不过只是障眼法,就跟当初皇上自保一样,他是老庆国公的独子,年纪那么小,父亲身体也不好,叔伯们都盯着他的爵位呢,若是不做点儿掩护,怎么能活到现在,安然无恙地继承了庆国公的爵位?”老庆国公身子一直都不大好,所以膝下只有米浩瀚一个儿子,就是这根独苗苗,还是年过四十才有的,特别珍贵。但老庆国公眼中的宝贝眼珠儿,在米家其他人的眼中,可就是眼中钉肉中刺了。原本若是老庆国公无子,那么按照盛朝的规制,庆国公的兄弟们便可以有承袭爵位的机会,那可是一等国公爷,一旦承爵,改变的可不单单只是自己的身份地位,还有后代子孙的福利。所以,米浩瀚的成长史十分惊险,但他这孩子特别机灵,无论遇到多少艰难险阻,总是可以化险为夷。至于那些所谓的侍妾,多是米浩瀚的叔伯们送过来的,名义上是要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实际上却是要监视他,甚至毒杀他。他在羽翼未丰之前,除了虚以委蛇之外,也别无他法。至于那些庶出的女儿,那里面的文章可就大了,有怀了下人的孩子冒充是他的,也有为了显示地位假怀孕后从外头偷进来的,总之,各种戏法层出不穷。米浩瀚对此哭笑不得,但为了自保和积蓄力量他也莫能奈何,反正都是些女儿,稚子何辜,将来最多也就是配送一些嫁妆罢了,对他来说也不伤脾胃,所以他都忍了。一路隐忍,好不容易这才活到羽翼丰满的那一天,从皇上手中接到了承爵的诏书,这才算是迎来了新的生活。所以,跟当初的九王一样,声名狼藉的米浩瀚内里其实是个特别清纯善良又正义的小伙子,三郎也正是因为知道了这一点,才觉得这么好的孩子上赶着也要给袁家当女婿,但却被拒之门外还遭遇种种挫折有点可惜,这才舔着老脸过来劝说自己的五弟一番的。袁五郎当然知道米浩瀚是真的好,若他的怡儿是个正常的孩子,他自然也会满心满口答应这门亲事。然而,有了当初莫青禹的事在前,怡儿的身体又……就是再好的男子放在他面前,他也舍不得将女儿给出去啊!他即便心里稍微动了一下,但却仍然摇了摇头,“正如你说的,米浩瀚他这样好,我家怡儿嫁过去才是害了他。你也知道,米浩瀚是独子,对他来说,子嗣是何其重要的一件事。但我家怡儿这辈子恐怕不能生育孩子……”三郎闻言终于沉默了,他觉得十分可惜,若不是他的女儿欣姐儿已经有了归宿,他膝下又没有别的女儿,他恨不得把米浩瀚抢来做自己的女婿。说来袁家都是男孩子,女孩子本来就少,所以格外抢手,就连四房的小丫头愉儿也订了亲,袁家实在没有别的女儿可以拿出去了,米浩瀚这样出色的男儿,终究不能落到自己家手里,他真的分外遗憾。但五郎说的没有错。米家需要子嗣,最好未来的庆国公夫人一过门就给米浩瀚生个三五个儿子,这样才能彻底绝了那些伺机而动窥视着爵位的族人的心。可怡儿的身体状况不好,能活到什么时候还是个未知数,更别提生孩子了。她那孱弱的身躯,根本就不适合有孩子,强行怀上的话,极有可能孩子都没有出生就要了她的命。这样的两个人,根本不适合在一起。更何况,还有莫青禹……威武将军莫青禹载着功名荣誉班师回朝,在这个敏感的关节上,也许根本就不适合提怡儿的亲事。袁怡自从宣布了自己生病以来,一直都窝在家中没有出门。一来是要避风头,免得被外面的流言蜚语各种看似同情内里却是幸灾乐祸的表情伤害到,二来是,她确实有些不大舒服。她最近不只有些喘得厉害,下肢也出现了浮肿。有时候呼吸极度困难,好像脖子被人勒住了一般,有窒息感,咯的痰颜色竟然是粉色的,还有大量的泡沫。夜间睡眠常需要高枕,不然就觉得憋气,好几次在睡梦中被憋醒了。大姐姐袁悦儿这几天日日都来诊治,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只宽慰她不要紧的,可是大姐姐的表情却都写在了脸上。袁怡知道,她自己的生命在走下坡路,或许,很快她就要面临生命的终点。含苞待放的少女晓得自己快要死了,一定会伤心难过吧,很奇怪,她竟然没有那样的情绪。在很小的时候就一直知道,自己不会活很长,所以当真的那天到来的时候,她竟然都没有悲伤,只是很平静地接受了。当然也遗憾的。遗憾在活着的时候没有好好孝顺父母,让爹娘为了她操了多少心。遗憾没有好好对待哥哥,她总是跟他斗嘴,一点都不像个是乖巧的妹子。遗憾没有好好照顾弟弟,弟弟年纪最小,本来是该得到全家人关注的那个,但因为她,全家人的关注都在她的身上,弟弟几乎就是放养着长大的一样。当然,她还遗憾莫青禹。那样情投意合的一个人,那样真挚热烈纯净的感情,是她心底一份挥之不去的执念。有时候她常想,若是当初在莫青禹离开之前她就死了,那该多好,他们之间不会有误会,不会有仇怨,只有淡淡的喜悦,绵绵的情意,以及说也说不完的情话,那该有多好!那样的话,她就不会有悲伤,有遗憾,有失落,有数不尽的惆怅。不过,再难的日子都已经过去,那些往事,也是该到了随风而去的时候。这日,袁怡觉得身子爽利了一些,便披了厚厚的衣裳由着丫头扶着到了外头的园子里稍微坐一会儿,她整日缠绵病榻,已经好久都没有出来呼吸过新鲜的空气了。因突然觉得口渴,便差了陪同的小丫头回去取水,自己一个人靠在亭子的柱角上歇着。忽然,一片男子的衣角映入了她的眼帘,她开始以为是哥哥袁珂,娇嗔地说道,“哥哥不是出去玩儿了么?难道忽然良心发现想起了家里还有个无聊得快要发霉的病秧子妹妹,所以赶回来陪我了?”那人半晌没有回应,但袁怡却隐约听到有浓厚的鼻音,好像是在极力隐忍着眼泪。她抬起头来,却惊愕起来,在她面前的那个人身材挺拔,高大俊朗,皮肤被风吹日晒得有些粗糙了,可却更加显得他男儿的魅力,那个人正是胜利班师回朝衣锦凯旋的威武将军莫青禹,那个曾经与她相爱过,发誓要相守一生,并且还曾有过婚约的男人。她曾经托付过真心,想要和他白头偕老的那个人。袁怡微微愣过之后,倒是已经很平静了,她轻轻笑了起来,“你来了啊。”多少情绪都隐藏在了这句平淡普通的问候之中,彷佛他的到来是理所应当,也没有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的,甚至都没有半分期待。在战场上威风凛凛的莫大将军,在怡儿面前永远都是当初那个谦卑的小莫。他敛去一身沧桑,强忍住心中的悲痛笑着点头,“是啊,我来了。你……这些年,你好吗?”袁怡瞥了他一眼,“若你问的是身体,那么就如同你所看到的,不怎么好。但如果你说的是心情,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虽然你离开的时候我确实难过消沉了一段时间,但我的人生太短,值得我把握珍惜的东西太多,我不能为了一个怯懦逃跑的人悲伤太久。所以,我很快就好了,自此之后,心情倒一直都是不错的。”她垂头忽然笑了起来,“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若是临死之前能再见你一面就好了,老天果然是疼惜我的,这不,你真的来了呢。”莫青禹得胜还朝,朝中所有的大臣都笃定他将来会受到重用。因为他和袁家的这一层关系,所以很多人都私下认为,将来朝中必将一去袁家独大的情况,而呈现三足鼎立之势。袁家的势力,必将被镇南侯以及威武将军莫青禹分薄。不论对皇上,对袁家,对朝廷,其实这都是一件大好事。对皇上来说,尽管笃定袁家的忠诚,可是篮子里的鸡蛋也不能全放在一起,否则会碎,能够信任的人越少,意味着他的选择越小,一旦遇到风险,他将会受到最大的损失。如今有了更多值得信任的人,这三股势力互相制约,反而就形成了制衡之道,让他这皇位坐得更稳更安心,还更省力。对袁家来说,帝王的宠爱虽然是福音,却也让人小心忐忑,即便在这朝可以永葆繁华,但说不定到下一位君主时,袁家就成了不得不铲除的眼中钉肉中刺。只有权势分摊,才能让家族更加安全。对朝廷来说,意味着百花齐放,而不是必须要依附袁家才得以生存,更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但这也同时意味着,莫将军至少在表面上,不能再与袁家有所亲近,甚至连接触都最好少有。这本来就是政治需要,更何况他们之间还隔着父仇家仇。深深明白这其中道理的袁怡一直都以为,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见到莫青禹了,何况她的这辈子那么短,一定是没有机会的。所以今日,莫青禹能够冒着被猜疑的风险来到这里,她还是感到很欣慰的,因为她还有一句话想要问他,在死之前,有一个纠结很久的问题,她想要知道答案,这样才不会有遗憾。莫青禹眼神一深,“你期待过我?你一直都在等我?”他的面色黯然起来,“我以为你对我就只剩下恨而已了,所以……这几天徘徊你家门前多次,一直都不敢进来见你。今日,也是晓得恩师不在家,这才斗胆过来的。怡儿,若是晓得你没有记恨我,我就该……”袁怡打断了莫青禹的话,“小莫,你误会了。我没有期待你,也不曾在等你。我希望你来,是想要给我们之间做一个了断,你当初逃跑,没有给我留下只言片语,我们之间甚至都没有真正地分手。我希望能在临死之前再见你一次,只不过是希望可以面对面地和你说再见而已。”她微微一笑,“我有一句话一直想要问你,看在我时日无多的份上,还希望你可以认真回答,不要骗我。”莫青禹心中百感交集,但这种时候,他却也只有点头的份,“你问吧,我一定对你说实话。”袁怡笑着问道,“当初你对我是真心的对吗?并不曾因为我是袁家的女儿,因为要利用我翻身,所以才对我那样好?后来你离开时,也是因为迫不得已对吗?时势如此,你莫能奈何,但对我,你心中是没有仇恨的对吗?”莫青禹眼眶一下子红了,他点头道,“是,我对你一直都是真心的,并不因为你是袁家的女儿,虽然后来我的确是因为你,得到了很多机会,但我心里对你的感情却是纯粹的。我对你好,只是因为我想对你好,觉得不能不对你好,这样而已。后来离开,除了迫不得已,也是因为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我是个巨贪之子,我的家族没有给我带来过好处,却让我在你面前蒙羞,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除了逃离,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办法。”他忍不住上前去触碰袁怡的手臂,“全怪时势,那就是我虚伪怯弱,其实当初,若是我勇敢一些,或许我们之间也可以再续良缘,可是我自卑了,我软弱了,我怯懦了,我逃跑了,说起来都是我的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我怎么会对你心怀仇恨?”袁怡轻轻推开莫青禹的手臂,脸上终于露出彻底释怀的笑容,她抬头说道,“这样便好。晓得了你真实的想法,我以后也不会再纠结困惑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足够努力的人是你,以后,我不会再觉得后悔遗憾了。”她嘴角微微翘起,样貌轻松地说道,“谢谢你,小莫。”莫青禹失魂落魄地离开,好像心中缺失了很大的一块,他原本该有一份美满的爱情,但他却因为内心的自卑和不确定亲手葬送了它,就算如今心中后悔得要死,可是形势却已经不再容许他反悔了。世间所有的果,都有其对应的因,他如今不过只是为当初的怯弱买单罢了。庆国公米浩瀚尽管知道自己不被欢迎,却仍然每天都赖在袁家不走,他帮着请名医,打听各种偏方,这种执着倒是让袁家的人不好意思再赶他走。袁怡听说了这件事,便笑着让人请了米浩瀚进屋。病榻上,已经瘦成了一道闪电的她好奇地问,“你说曾经在外头见过我一次,没有想错的话,那时的我应该是男装打扮,为什么你会认为那个人是我,而不是我的双胞胎哥哥?有没有可能,你一见倾心的人,其实不是我,而是我的哥哥?”本来很悲伤的气氛,被她这句话一下子搅合了,米浩瀚气得半死,半晌才道,“你就听不出来这只是一个借口吗?谁说我是在外头见着你的,又是谁说我只见过你一次?我们两家好歹也算是亲戚,小时候我们见面的次数可多了,只是你不记得我而已!但我可不像你,我只要心里认定的人,是一定不会忘记的,记得清清的,哪怕你哥哥和你站在一起,我也立刻就能分出谁是谁!”米浩瀚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叽里呱啦把他这些年来的相思之苦都倒了出来。原来他和袁怡的缘分始于幼年时期,两个人在去亲戚家做客的时候碰见过好几回,每回他都能看到袁家小姐的飒爽英姿,不知不觉就恋上了。但当时的他,属于父亲的心肝宝贝,却是别人的眼中钉,所以行动受限,只能尽量低调,根本就不可能做出勾搭袁家小姑娘这样出格的举动来,只好默默地在一旁看着。后来盛京城中传出袁怡和人订婚的消息时,他捧着酒壶在家里的池塘边对月痛饮,喝醉了的他,被家中一个堂兄给推下河,差一点点就要溺死了。再后来听说那个姓莫的小子一声不吭离开了,虽然他晓得袁怡一定很难过,但是他心里可开心了,这意味着他的机会要来临了。本想着要立刻去提亲的,但一想到家里的状况还很乱,不适合迎娶新娘子过门,所以他硬是忍着,将家里面全部肃清之后,稳固了自己的地位之后,这才想着来袁家提亲的。米浩瀚目光热烈,“怡儿小姐,我晓得你现在身体不好,但是我完全不介意的,真的,我是真心实意喜欢你,所以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会变成什么样,我都不在乎。要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娶你!我希望你可以赶紧好起来,对,你一定可以赶紧好起来的,等你好起来,我就来娶你好吗?答应嫁给我好吗?”袁怡这还是头一次收到如此炙热的表白,之前小莫是一个情感很含蓄的人,就算两个人喜欢到了情浓的时候也不曾有过这样真挚热切的话语,一瞬间,她还是有一点点心动的。但可惜的是,她已经快要死了,完全没有精力和这个据他所说爱慕了自己很多年的男人发展发展。不过,看在米浩瀚这样真诚的份上,她还是笑着对他说道,“好啊,如果我好了,一定嫁给你,你赖也赖不掉了哦。”她心里想的是,她自己这样的状况,是不可能好起来了的,那么就拿这不可能的假话去安慰一下这个真诚的男人吧!两年后,庆国公府到处都是大红的喜字,酒过三巡,庆国公立刻忍不住等不及地告辞回了喜房。他无比兴奋地揭开了红盖头,“娘子,我等了你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你了!呜呜呜,你终于成为了我的妻子,呜呜呜!”或许是喝了一点酒,平素里日理万机杀伐果断的庆国公米浩瀚一下子成了个孩子,竟然抱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哭了起来。袁怡翻了翻白眼,“是,是,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所以相公啊,你能不能先不要哭了,帮我把这个金冠给摘下来,重死了啊,差点要压坏我。”当初她许诺等她好了就一定嫁给米浩瀚,那是因为她以为自己好不了了,就快要死了的人,许个承诺也不要紧吧。谁知道米浩瀚竟然有那样的能耐,请来了一位神秘的医者,又机缘巧合得到了一颗意外受伤而死之人的心脏。当时,她已经快要死了,所以袁家的人都决定死马当成活马医,由那位医者和袁悦儿一起进行了心脏移植手术。也许是她命大,这手术竟然成功了,她的身体和别人的心脏竟然也没有产生排斥,就这样胆颤心惊地过了两年之后,发现她的身体机能已经恢复了,她虽然不如平常人健康,但和从前的自己已经完全不同,甚至,大姐姐还说,只要保养得好,她完全可以过正常女人的生活,结婚生孩子,都没有问题的。这不,米浩瀚就立刻粘了上来,以当初她的承诺要挟,必须要她嫁给他。好吧,这么有诚意的男人,又热切执着地等了她两年,她想要不嫁好像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就嫁了,而且还是满怀欣喜地嫁了。夜已深,米浩瀚眼神一深,将红烛吹灭,“娘子,我们洞房!”
上一章  |  将门娇目录  |  下一章

同好热读作品: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  随身带着珠宝店  淑香门第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萌妻食神  重生之悍女青叶  闺华记  
你可能喜欢看:  [科幻]  星际法师行  无敌战斗力系统  绝世天才系统  我的末世基地车  会穿越的外交官  修真四万年  网游之野望  
大家都在阅读:  逆剑狂神  全职法师  极品全能学生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武炼巅峰  王爷家的美味娘子  修罗武神  重生之神帝归来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校花的贴身高手  
波斯小说网力推优秀小说:

您上一次的浏览纪录:
您博览过的群书:
1. 本站校花的贴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纪为转载作品,所有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求魔最新章节以及莽荒纪最新章节均由网友上传。
2. 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校花的贴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纪让更多读者欣赏。
3. 作品收集于网络,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仅代表个人立场,与本站(www.bsxsw.com) 无关。
4. 如果您对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求魔或者莽荒纪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联系我们: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说网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花开锦绣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当前查询耗时:0.0468786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