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记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极品全能学生 修罗武神 神皇魔帝 龙血武帝 锦宅
搜索
当前位置:波斯小说网>>喜良缘>>喜良缘目录

第四百七十八章 木簪

更新时间:2013-10-22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关键字: 古代言情 | 架空历史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喜良缘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说过这句话之后,她忽然觉得手中的某物更灼热烫人了。

叶清兰狠狠心,低声命令:“你先闭上眼睛。”

顾熙年眼睛一亮,立刻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很快,那个柔嫩香软的红唇便重新覆了过来。这一次,他没有主动,反而任由她生涩的吻着他。柔软的丁香小舌怯生生的探入他的口中,还有那只颤巍巍的柔软小手,紧紧的握着他…… =波=斯=小=说=网= bsxsw.com

光是脑海中想象着这副画面,他已经血脉喷张,全身的热流都涌了过去。

隔着薄薄的衣衫,触感其实大打了折扣。可随着那只手柔缓的上下滑动,他几乎激动的无法自持。一阵无法言喻的快感汹涌而来,他无法抑制的喘息了一声。却被吞没在彼此纠缠的唇舌中。

叶清兰一开始还面红耳赤不自在,可横下心之后,也就顾不得羞涩那回事了。自欺欺人的想着,反正此时屋里一片黑暗,彼此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和表情。再说了,他们很快就要成亲了,坦诚相见的亲昵是迟早的事情。现在就当是提前练习了……

其实,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她握着他,不停的摩挲滑动,感受着他的悸动和快意,听着他似有若无的呻吟喘息。这种类似掌控着他身心的感觉,竟出奇的愉悦。

他的身子忽然一僵,非常困难的出声:“别、别动……”

叶清兰手中的动作一顿。奇怪,他明明很亢奋很激动很享受的样子……怎么忽然又要她停住了?

“你先松开手。”顾熙年近乎痛苦的低语。天知道他要花多大的自制力才能逼着自己说出这句话来。可现在时间地点都不合适,他不能太过放纵自己……

顾熙年紧紧的搂着她娇软的身子,将头深深的埋在她的肩颈处,深呼吸,吐气。反复数次之后,才勉强平静了下来。

叶清兰动也不动,任由他这么靠着自己平复紊乱的呼吸。过了半晌,才试探着问道:“你现在好些了吗?”

顾熙年声音暗哑低沉。带着尚未完全消褪的欲望:“我憋了这么久,你说我现在还不好?”顿了顿又道:“等洞房花烛夜的那一晚,我再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叶清兰大胆又挑衅的回了一句:“你就不怕身体吃不消吗?”

顾熙年低低笑了,慢慢的说道:“你是在挑衅我吗?要是你不信,我现在就身体力行试给你看看。”

叶清兰知道他是只纸老虎,压根不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反而轻声笑了,狡黠的应道:“你干脆就留下来,明天早上和我一起去给父亲请安如何?”

顾熙年被踩中了痛处,悻悻的瞪了叶清兰一眼。叶清兰淘气的笑了,娇嗔的依偎进他的怀里。顾熙年心里一阵火热温软满足。顺势搂紧了她纤细的腰身。

两人黏糊腻歪的说了会儿情话。

“这么久没见,有没有想我?”顾熙年逼问。

叶清兰一本正经的应道:“这个问题得容我好好想一想。”话音刚落,就听到男人不满的轻哼声。

叶清兰轻笑一声。唇角高高的扬起:“好吧,其实,我偶尔会想你……”还没等说完,灼热的唇就落了下来,牢牢的封住她的口不对心。

这次,顾熙年倒没有过多的纠缠,温柔缠绵的吻了她一会儿,便放开了她。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个扁而细长的木匣子塞到她的手里:“今天是你的及笄礼。这是送给你的生辰贺礼。”

叶清兰好奇的低头看了一眼。可惜此时光线极暗,什么也看不清:“木匣子里放的是什么?”

“是一支木簪子。”顾熙年说的漫不经心:“不是什么值钱东西,你随便戴着玩好了。”

以顾熙年的性子。特地趁着深更半夜偷偷跑到她的屋子里来,亲手送给她的东西,肯定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更何况。今天是她及笄的重要日子,他送的礼物肯定是精心准备的……

叶清兰的好奇心被吊得老高:“我现在去点烛台,看看这支木簪。”

顾熙年纵容又宠溺的笑了笑:“好。”这个时候,荷风院里的人都在熟睡中。她的屋子里只点一个烛台,应该没什么大碍。

……反正婚期都定了,就算被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叶清兰摸索着用火石点了一支烛台。屋子里陡然亮了起来,两人终于清晰的看到了对方此时的模样。

叶清兰只看一眼,便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顾熙年向来是风度翩翩的贵族公子范儿,月白色的锦袍已经成了他标志性的衣着了。可看看他现在,竟穿着紧身的夜行衣……虽然还是很俊很好看,可就是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顾熙年自然知道她在笑什么,故意凶巴巴的瞪了她一眼:“还不是为了来见你,不然我才不穿这种衣服。”

叶清兰乐不可支的笑弯了腰,见顾熙年快要恼羞成怒了,才勉强收敛住了笑意,一本正经的赞道:“其实,你穿夜行衣也很好看。”

顾熙年斜睨她一眼,气势十足,可说出口的话却虚张声势,软绵绵的压根没什么力道:“再敢挑衅,我今晚可就真的不走了。”

叶清兰咬着嘴唇忍住笑,眼神却溢满了笑意。

此时的叶清兰,只穿着薄薄的白色中衣。窈窕有致的曲线毕露无疑,眼波盈盈似水,那副又娇又媚的样子,让顾熙年好不容易平复的欲望又迅速的高涨起来。

叶清兰被他眼中幽暗的火焰吓了一跳,忙转过身去,打开手中的木匣子。木匣子里静静的躺着一支木簪子。那木簪子果然如顾熙年所说的,看着简单普通。可细细再一看,这支木簪的做工十分精巧别致,通体圆润,簪上雕刻着精致的暗纹。簪头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兰花,雕琢的栩栩如生。

或许是因为这是顾熙年送的礼物,即使是普通的木簪,也比那些金钗什么的更让叶清兰喜欢。

“这支木簪真好看。”叶清兰喜欢极了,几乎爱不释手:“可惜我自己不会梳髻,不然真想现在就戴上试一试。”

顾熙年淡淡一笑,走上前来,拿起梳妆镜前的梳子为她梳。他的手竟异常的灵巧,很快的梳顺了长,然后利落的将她的长挽起。

叶清兰怔怔的看着镜子中的那个修长身影,心里被一种柔软又甜蜜的情绪塞的满满的,几乎快要溢出胸膛。

顾熙年在她的耳边低语:“把木簪给我。”

叶清兰轻轻的嗯了一声,将手中的木簪给了顾熙年。顾熙年转到她的面前,仔细的打量几眼,然后仔细又温柔的为她攒上。最后,在她光洁又白皙的额上印下轻轻的一吻。

气氛静谧又美好,叶清兰像中了魔咒似的,就这么愣愣的看着顾熙年,轻轻吐出几个字:“你还是顾熙年吗?”

这个温柔的不像话的男人,和往日那个犀利冷凝又阴沉的顾熙年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顾熙年听了这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忍不住瞪了她一眼:“我待你不好,你就嫌我不够温柔体贴。真的待你温柔了,你怎么又是这个反应。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此话果然半点不假。”

……果然还是这样的顾熙年更让人熟悉安心。

叶清兰笑眯眯的揽镜自照:“你梳的手艺还真是不错。以前该不是替别的女子梳过头吧!”

顾熙年挑了挑眉,悠然笑道:“兰表妹,你是在吃醋吗?”

叶清兰甜甜一笑:“亲爱的顾表哥,你说的半点没错,我确实有些吃醋了。快点老实交代,你到底是替沈秋瑜梳过,还是替你前世的妻子梳过?”

顾熙年咳嗽一声,试图敷衍过去:“这都是久远之前的事情了,我记不清了。”

叶清兰一看他的脸色就明白了。很显然,他和沈秋瑜青梅竹马年少情浓的时候,这种风花雪月的浪漫是有过的。

说句良心话,她心里确实有些酸意。不过,和男人的过去较劲是件很傻的事情,无异于自寻烦恼。所以,叶清兰很快的扯开了话题:“对了,这支木簪子是从哪儿买的?”

顾熙年笑而不语。

叶清兰有些奇怪,再一想,忽然有所了悟,脱口而出道:“这该不会是你亲手做的簪子吧!”

顾熙年笑着承认了:“嗯,我寻了个做木簪子的师傅,学了几天。又特地买了上好的桃木,一共雕了十几支。这是其中最好的一个成品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叶清兰的眼眶却迅速的湿润了。谁说古代的男子就不懂风情不会浪漫了。这样的举止,简直比送花送钻石送车都要浪漫多了。想象着顾熙年专心致志的在灯下雕琢木簪的样子,她的心就满满的都是感动。

就算是世上最珍贵罕见的珠宝放在眼前,也一定比不上这一支木簪……

叶清兰哽咽着扑进顾熙年的怀里:“你真讨厌,把我都弄哭了。”

顾熙年低低的笑了,将她搂了个满怀,低头在她的秀上轻轻一吻。

是不是很甜`(:)    (:→)

上一章  |  喜良缘目录  |  下一章

同好热读作品: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  秦楼春  冷王夺妻:庶女很嚣张  锦宅  卫娇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重生之悍女青叶  
你可能喜欢看:  [豪门王爷]  庶女也逍遥  玉户朱颜  嫁夫  挂名王妃  极品逃妃  重生总裁甜心  御驾亲夫  
大家都在阅读:  逆剑狂神  极品全能学生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武炼巅峰  都市至强者降临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重生之神帝归来  校园最强护花系统  全职法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波斯小说网力推优秀小说:

您上一次的浏览纪录:
您博览过的群书:
1. 本站校花的贴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纪为转载作品,所有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求魔最新章节以及莽荒纪最新章节均由网友上传。
2. 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校花的贴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纪让更多读者欣赏。
3. 作品收集于网络,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仅代表个人立场,与本站(www.bsxsw.com) 无关。
4. 如果您对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求魔或者莽荒纪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联系我们: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说网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花开锦绣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当前查询耗时:0.09369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