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记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极品全能学生 修罗武神 神皇魔帝 龙血武帝 锦宅
搜索
当前位置:波斯小说网>>兼职神仙>>兼职神仙目录

尾声这年头,有场很华丽的婚礼。

更新时间:2010-08-31  作者:弃智  关键字: 仙侠 | 现代修真 | 弃智 | 兼职神仙 
—尾声—这年头,有场很华丽的婚礼。

自可可西里高原决战后,十年。

初夏,五月的一天。

小城济南。

云山路上新开了一间很大的茶馆,名字叫“兼职饮茶”,环境很不错,一壶茶卖到五百块还是天天人满为患,与别的茶馆不同,这里的客人不知为什么大都是中年男女。 =波=斯=小=说=网= bsxsw.com

“今天……还没来吧?”刚刚过午,有个中年男子气喘吁吁地跑进茶馆,叫了一壶茶,刚坐下就向四周探头探脑地发问。

“没呢。”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大姐”热心地回答,“大兄弟,慢慢等,不着急——是为你家儿子?”

“哪儿啊……女孩!”中年男子哭丧着脸,“说什么都不听,逼着我过来……都知道青云门的飞剑大开大盍,明明是男孩用的……非说喜欢!”

“巾帼胜过须眉,也不错啊。”旁边一桌的客人抿了口茶,插口,“不过,女孩的话该去考逍遥大学吧?我听说逍遥大学的凌波校长可是要在开学典礼上亲手给每位新生分发飞剑的,你现在给她买了,到时候不还是得换?”

“啊,我们家闺女不考逍遥大学,”中年男子的脸上像是放光一样,嗓门也大了三分,“才十五,没赶上第一次全民统选,这不,今年走了运,让白鹿洞学园高中部内定录取了。白鹿洞学园不发飞剑,我这不才……”

“唷!白鹿洞高中部内定录取!”茶馆里的客人们大都惊叹起来,“兄弟好福气啊……”

“白鹿洞高中有什么了不起的?”茶馆一角有个客人说起了怪话,“白鹿洞高中虽然是名门,可一上至少十年,不到博士毕业不能离校——中间每年家长探视时间只有半个月……哪赶得上玄心学园的校规自由?家长都能陪读!我们家……”

“行了行了,你都说了一万遍了——你们家儿子进了玄心学园,怎么没见你去陪读?”

“我……我……”那客人嗫嚅了两声,终于恼羞成怒,“你们见过玄心学园的天涵校长没有?没见过就少说话!”

“呃……”众人静默了。

谁都知道,天下名校三百多所。最难缠的七个校长里,玄心学园的天涵校长就排在前三,据说,天涵校长年轻时走火入魔,身体相貌保持在七岁孩童的模样,可谁要多看他一眼,当即就是一剑——虽然没听说谁真的受过伤,可只是想想……也足够让人肝儿颤了。

要知道。传说十年前道门齐出的时候曾在渤海演武,因为军方缺乏经验应对不当造成海啸,死了上千万人——就是因为现在某位校长手里一口走了火地飞剑!尤其是近几年进玄心学园的学生多了,传回来的消息比网上还真,似乎那“某位校长”,就是玄心学园的那一位……

众人突然对那位多嘴的客人油然生了敬意。

尽管道门走入社会已经十年,但这十年的时间还实在太短。对于不太了解的事务,人们总还保有一份畏惧。

“不管怎么样,先给孩子请一口飞剑回去——等过几年孩子毕业了,就算倾家荡产,也得给她请一口极品的飞剑!到时候……”突然有另一个客人打破沉静地空气。手舞足蹈地说。

“等孩子毕业了哪还会让你倾家荡产地买什么极品飞剑?”众人鄙夷,现在但凡能考入三百所名校的,由政府统一出资,不但免除学费生活费等一应费用,还向学生的家庭直接发放补贴,等到毕业,甚至还能根据本人意愿安排到政府部门工作——家里有钱的或许不在乎这个。可话说回来,家里有钱又怎么样?三百所名校挑学生挑的可是品行和根骨,你没那个能力,有多少钱还不是只能开过时一万年的奔驰?

干跺脚着急也白搭!

在客人们的议论声中,从茶馆里间转出来一个年轻地女孩,清脆的声音响起来:“大家请静一静。”

“静一静,嘘,别说话!是萧老师!”

“不对,不是萧老师!这是……咦?”

“这不是逍遥大学的……凌波校长!”“凌波校长?”

“天哪……”

茶馆里一下静得掉一根针也能听见。

“对不起大家,”凌波仙抱歉地笑了笑。“今天茶馆主人家里有喜事,叶老板不会来了。”

“啊?”

听说与青云大学渊源很深的那位可亲的叶老板今天不来,茶馆里响起一片叹息,倒没有抱怨地——还没有谁敢在三百所名校的校长跟前抱怨。3

“凌波校长……是什么喜事啊?怎么您老大驾也来了?”给逍遥大学说过好话的客人大着胆子询问。

“哦!是叶老板大喜。今天小登科”凌波仙微笑。“今天茶馆本来不该营业的,服务员不知道。叫大家白跑了一趟,叶老板叫我过来给大家赔礼。”

“不敢不敢……”

“凌波校长,替我们给叶老板道喜啊!”

“恭喜恭喜!啊,这回回去丫头该埋怨了——叶老板还不得出去度蜜月?飞剑……”也有人哭丧着脸。

“大家放心,除了今天特别,茶馆休息之外,从明天开始,玄心学园的天涵校长会亲自来茶馆坐馆,大家有事,一样可以来找天涵校长解决。”凌波仙狡黠地眨了眨眼。

“天涵校长……”客人们一起吸了一口冷气,苦笑着答应。

当凌波仙在“兼职饮茶”茶馆替叶扬天致歉的时候,解放桥叶家老宅的婚宴已进行到后半段了。

从昨天开始,解放桥叶家老宅所在地整条巷子全被封了——本来也只有叶家一家,倒是没影响交通,过往的行人几乎没人注意到,就是这条近在咫尺的巷子里,竟然击中了全国三百所名校的所有校长以及教职员工。

有各派的掌门、长老亲自动手施法,一条不足五百米的巷子里,走进一步,就变成容纳了小二十万人的超级大厅。

场面很大。很喜庆,很乱……

“一场婚宴动员二十万人……”叶扬天一边苦着脸到处乱走,一边胡思乱想,“这也太离谱了……哎呀!”

姜潇潇穿着一身大红地旗袍,狠狠掐了叶扬天一把。

“潇潇!”叶扬天整了一下西装,小声抱怨,“你都掐了我十年了还不够?非得今天也不放过?”

“后悔啦?”姜潇潇眉梢带着煞气,“叶子。你要悔婚还来得及!干什么愁眉苦脸的?”

“我……”叶扬天叫起撞天屈,“老婆,今天我高兴还来不及——我是犯愁:二十万人啊……你听说洗碗这事儿谁负责了吗?”

“怎么……那个回事?新郎新娘……躲到这儿说悄悄话来了?”一个十来岁模样,粉白可爱的小男孩手里端着一碗酒,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大着舌头说,“要……说悄悄话。你们以后有地是……日子!来,叶……叶扬天!跟我把这碗酒……干了!”

姜潇潇一把夺过了小男孩的酒碗,没好气地说,“不管你是谁!这么大就不能喝酒!长得再可爱也不行!”——

来的客人实在太多,姜潇潇怎么也认不全。索性从一开始就破罐子破摔:按看上去的年龄来,小孩就当他是小孩,同龄地叫声大哥大姐,中年地就称叔叔阿姨,只有头发胡须全白的,才尊一声爷爷奶奶。

在姜潇潇眼里,这小孩也就十来岁。怎么也不能喝酒。

“好……家伙!”小孩反倒吓了一跳,任凭姜潇潇夺过了酒碗,翻了半天眼白,带着酒意结结巴巴地说,“叶……叶扬天,你找了个……好老婆!”

“小孩怎么说话呢!”姜潇潇轻轻打了小孩后脑勺一下,“听姐姐话,找你们家大人去!”

“是了。”小孩吐吐舌头,跑开了。

旁边,叶扬天呆愣愣地瞪着姜潇潇。一脸地惊异。

“怎么了?看什么?”姜潇潇有些脸红。

“老婆……我还真……”叶扬天“噗”地大笑起来,“潇潇,老婆,我真是……太小瞧你了……”

“哈?”

不远处。小孩挨了姜潇潇一巴掌。果然乖乖地回到了他们家大人的身边:在叶家老宅的顶层,单开着十桌酒席;小孩跑到正席上。恭恭敬敬地冲侧边端坐的一位中年男子抱拳行礼:“父亲大人,叶扬天他老婆……好厉害,一巴掌打得我回来了。”

十桌酒席上的客人们先是愕然,接着大乐。

“不冤枉,不冤枉!”一个尖嘴猴腮地客人大笑,“刚才那小姑娘还喊了俺老孙一声大哥——哪吒三太子,你可不冤枉!”

“我……”

正席正中,一名相貌清奇的中年男子微笑着为身边的妇人满了一杯酒,笑道,“娘娘,如今你可知道,朕当初赌的这个小女孩并非常人了吧?”

那妇人白了中年男子一眼,“今日婚宴上,可着实有几个伤心人……我总想成全了她们……”

“娘娘,听朕一言,莫再乱点鸳鸯谱……”中年男子一惊,随即恍然,“他这个神仙做得容易,再经历些磨难也好……”

婚宴。zcn.

新郎官的身边少不了敬酒地。

“叶先生。恭喜。”一个精干的中年人走过来,举杯。

“谢谢。”叶扬天的神色多少有些不自然,“今天就算了吧?”

“总得让我再问一回不是?”中年人苦笑,“上头有话,不能见面就不能见面,偶尔也让那人写封信回来……”

“欧戈菁山。”叶扬天的脸色冷了,“有关韩无熠的处置决定可不是我下的,韩国珍亲自开了口,我不敢驳他老人家的面子。”

“叶先生……不管怎么样,老人也心疼儿子啊……”欧戈菁山地脸上能挤出一吨苦水,“您知道,九处重建之后。我头顶的那个主儿……不好说话……”

“我怎么不好说话了?”冷冷地,一个女声截住了欧戈菁山的话头,“欧戈菁山,记着,别再把你原部门的脾气带到九处来!否则我要你好看!”

“是!”欧戈菁山身子一挺,下意识地,额头上流出冷汗。

“韩雨……”叶扬天尴尬地笑了。

“叶子,大喜啊。”韩雨也穿了一身红。嘴角的微笑更不像是假地,“人生四喜,洞房花烛,我祝你和弟妹白头到老。”

“我替潇潇谢谢你。”叶扬天打着哈哈,“韩雨,也谢谢你今天能来出席。”

“你说的,我们可是好朋友来着。好朋友的婚宴,我怎么能不来?”韩雨明显喝得有点儿高了。

“这个……”叶扬天瞥了一眼,见姜潇潇还在祖父叶龙潜那边笑语嫣然地说话,悄悄掏出手绢擦了一把冷汗——近几年,似乎每见到韩雨一回。额头上的冷汗就会多上一滴。

“他……还好吗?”过了一会儿,韩雨小声问。

“应该……还好吧?”叶扬天苦笑。

高原一战后,内部的争斗告了一段落,但国际局面依旧紧张,国内政局也还不稳,叶扬天当机立断,请出韩国珍。为他治愈了“脑血栓”病,重整事局,总算达成了平稳过渡。

十年来,叶扬天与韩国珍精诚合作,逐步将道门社会化工程落到实处,居然没出过多少乱子,到如今道门三百所名校都上了轨道,国防军、政府部门地人员也得以整编与充实,国力也上了几个台阶,无论政治、军事、经济。各方面都称得上蒸蒸日上。

如果说为此忙得脚不沾地的叶扬天还有什么苦恼,那一方面是他不得不一再拖延了婚期,一方面又不得不应付新任公安九处处长韩雨的固执:

十年来,韩雨一直在追问韩无熠地结果——

韩无熠在青云门。

韩无熠处心积虑。谋划了一个让道门与神仙都不得不跳地圈套。为此死人无数,因果却还落不到他地头上。实是一代奸雄。

叶扬天不信韩无熠会因为自己的几句怒骂就改了品性,又不愿真杀了他惹得韩雨伤心,万般无奈下遵循了韩国珍地意见:将韩无熠监禁起来。

监禁的地点是青云门空明峰原宗堂所在地,由青云门中的那条青龙暨门中地十数位元老一起值勤看守——自然,韩无熠的修为是被废了的。

韩国珍一再叮嘱,不许任何人探视韩无熠。叶扬天捏着鼻子听了,倒是也很少去青云门探监。在他心里,或许给韩无熠这样一个寂寥的空间,让他所有的政客手段都只能用在他自己地身上,就算是一个比较合适的结局了。

对韩雨,叶扬天更不忍心让她再受伤害。

此外,一直以来,叶扬天始终没有放弃过对天医门华九的追索,他总以为华九身上隐含着什么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不愿留下后患。

然而,华九鸿飞冥冥,竟再无半点儿消息传来,仿佛这个人从来就没存在过一样……

“叶子!叶扬天!”韩雨伸手在叶扬天眼前晃了晃。

“啊,对不住,我走神了。”叶扬天把思路转了回来。

“早晚你得再多让我知道一点儿消息!”韩雨狠狠地挥了挥拳头,转身走了。

叶扬天轻轻叹息着,他知道,在追索华九下落的人群中,也有一个韩雨——而韩雨是最不可能找到华九的人。九处的工作越来越繁重,让她也越来越忙了。

“小叶。恭喜。”

听到这个声音,叶扬天身子一颤。

在这场婚宴里,他最想见到和最不想见到地一个人……还是来了。

萧如云。

“如云?”回身,叶扬天没能找见萧如云的身影。

可“小叶”这一声,天下间便只有萧如云会这样称他。

“如云……”叶扬天又念了一遍,狠狠地喝下了杯中残酒。

“叶扬天,我说过什么?”调笑的声音,“还记着色不迷人人自迷吗?”

“吕洞宾!”叶扬天咬牙切齿。

“我在。”

“嗯?”叶扬天低头。

又一个小孩——女孩。

“你……”叶扬天大笑,“我说这么多年找不着你——吕洞宾,你这模样也太难找了……不对。你这性别……哈哈……”

“你……”吕洞宾(?)恨恨地发着牢骚,“全是因为十年前你向姜潇潇求婚!你知道天庭的赌局有多少神仙输光了裤子?他们没法冲你撒气,倒反过来报复我!居然把我整成这么一副鬼样子……”

“不不不,这很好。你这样子很好。”叶扬天连连点头,满意至极,“粉雕玉琢的一个loli啊!吕洞宾——你是吕洞宾没错吧?还是又改名字了?”

“我……”吕洞宾叹息起来,“那一年没喝孟婆汤的鬼特别多,我倒宁肯喝了才好——我现在的法号是:华阳。”

“华阳?啊。华阳真人……”叶扬天故作讶异,“我还以为得是龙阳呢!嗯?也不对……你变女的了,龙阳就不对了是吧?”

“哼!”吕洞宾——不,华阳,嗤之以鼻。

“可爱,太可爱了!”叶扬天捏捏华阳的面颊,连声赞叹:“你还是这样子好看。比当年你任何一次扮相都好看多了!”

“叶扬天!你别太过分!”小女孩华阳气鼓鼓地说,“当年受苦地不是我一个!”

“这倒也是……”叶扬天被勾起了心事,“且不论新疆地震、青岛地海啸,九处的那七百多条人命也算受苦了……”

“我在底下亲眼看见了。”华阳合十念了一声“南无南海观世音菩萨”,又说。“好在你事先打通了关节,教他们尽快轮回,好歹大都投生在了好人家——本来,不应死则死,会沦落成孤魂野鬼,我那前世造下的孽债恐怕轮回万世也减轻不了……”

“你知道就好——还有,光是为了给渤海海啸一个交代。那个见鬼的道门社会化工程就足足拖延了两年!吕……华阳,你记着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

“别得寸进尺!”华阳不依,皱着鼻子大叫,“你……”

“嘘……”叶扬天地食指竖到了嘴巴上,“吕洞宾,天庭在上面还有十桌,连那一位都给我面子过来了。你不会希望你以现在这副样子出现在他们跟前吧?”

“不!”华阳地感情很强烈。

“不过……想想看也没什么。”叶扬天煞有介事地说,“当年的事儿实在太乱,就说天涵子,他分明是兵解了。却不甘心做个散修,硬生生散去修为投胎转生。好在阎罗卖个面子,跟你说地一样,免了一口孟婆汤。”

“是。我听说了。”华阳挥挥手。似乎对当初天涵子刺的“董双蔻”那一剑还带着点儿不满,“好像他投胎后。他那个什么玄心门立马儿就找了过去——”

“对。”叶扬天微笑,“刚出生的婴儿就成了一派的门户执掌,这种事情在道门还属首次。他今天也来了,你要不要见见?”

“算了。见了让他再给我一剑?”华阳摇头,“我怕了他了。”

“哈哈,早说过,谁都有害怕的人——我怕潇潇,你怕天涵子。嗯,英雄惜英雄,惺惺惜惺惺……此之谓也。”叶扬天开始满嘴胡说。

“你!”华阳又急又气,“叶扬天,我可是好心贺喜来的,你别不知道这是我给你面子“说得好。”叶扬天又捏了捏华阳的脸蛋,“可是你这模样完全没有说服力啊……”

华阳翻了白眼。

“当然……我也有更怕地人……”叶扬天忽然难得正经起来,看着婚宴大厅的一角,“我的家人……似乎我没有一个不怕的,包括那一位十四集了才出场一回的老妈……啧,真是好大地架子,比客串过来的华九还大牌。”

“什么?”

“没什么……我说胡话呢……”叶扬天诡秘地一笑。

“提起来,我倒是发现你的婚宴上少来了两个人……”华阳地笑容比叶扬天更加诡秘。

“你别说。”叶扬天立刻叫停。

华阳不管。

“一个人是来了又走了,没让你见着,可你已经在心里见过了——萧如云。早晚。你得跟你老婆为这事儿吵架。就看你自求多福了哦。”

“你啊……”叶扬天哭笑不得,“你是来砸场子的?先声明,我对如云有过好感,不错,可那是十年前的事了。现在青山位列仙班,如云接任掌门,一身之重非同以前,华阳。你别胡说败坏了人家名声。”

“随你。随你。”华阳不多追究,说,“还有一个人呢……是走了还没来——我也没真打算砸你的场子,没带她来。不过……你还是欠她一个交代。尤其是,你如果不交代好,我恐怕也不答应。”

“你是说……”叶扬天忽然想起来一个人。

“你取巧让我转生后拜入观音门,好啊。我就拜入观音门,转生女身,我也不说什么——如今我法号华阳,师祖上净下妙,师父地名讳嘛……上冰下

“千叶冰云!”叶扬天脱口而出。

“不错!你一时不曾留情。叫我师父遁入空门——叶扬天,这份因果,你如何了断?”华阳笑嘻嘻地发问。

“这……”叶扬天低了头。

“你总算是个专情的,居然也弄出来一身桃花债……”华阳好笑地望着叶扬天,“桃花债,最难偿哦……”

“算了算了——吕洞宾,你不能说句好话?”

“好吧。恭喜也恭喜过了。我这回过来是想问你,你今后打算如何?”华阳正色问道。

“今后?我婚也结了,老老实实跟潇潇一起过日子啊。”叶扬天一脸的正气与甜蜜,“潇潇是个好女孩,也是好老婆,我自然要尽到家庭的责任……”

“打住!谁问你这个?”华阳没好气地,“叶扬天,俗世地事情你花费十年光阴,总算理清了当年的后账,我度化你成仙……得。不说我这头……总之,还算不错。现在道门大兴,佛门也还称得上鼎盛——我亲身所在,自然能看得清楚。这是你的本领。你说上面十桌客人颇为贵气……我也欣慰。”

“但今后呢?”华阳的语气里有些犹疑。“你已在仙班。华阳真人的位子也空出来了,只要你乐意。举家飞升不过等闲事耳……”

“停,停,停。”叶扬天鄙夷地瞪了华阳一眼,“你以为我会抢你的位子?”

“这倒不是……”

“我明白。”叶扬天忽然微笑了,望着远处姜潇潇与祖父、父亲还有母亲笑成一团地景象,慢慢地说,“当初你度化我成仙地时候我就说过:这个神仙,对我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因为……我要的幸福很简单。”

“所以,我不上天庭。”叶扬天地回答痛快得很,“最多,我只是个兼职地神仙。”

(全书完)

最后,提醒大家一下:

今天下午我更新地内容包括:

1《写在和之后这个后记。

2《兼职神仙地VIP全本。

3《邪樱VIP的六万字。

4《邪樱的公众版中,有没有在VIP中放过的一万字,跟VIP内容衔接上。

5《邪樱和《兼职神仙里都另开了一卷,更新的是新书:《一个故事的两万字,内容一致。

3Z全站文字,极致阅读体验,免费为您呈现。

上一章  |  兼职神仙目录  |  下一章

同好热读作品: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最强皇道系统之召唤诸神  修真大工业时代  素女寻仙  化神戒  仙碎虚空  凡人修仙传  
你可能喜欢看:  [现代言情]  重生影后小军嫂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重回七九撩军夫  六零有姻缘  重生之宝瞳  珠光宝鉴  重生之蔷薇花开  
大家都在阅读:  天庭小狱卒  猎户家的小辣妻  校花的贴身高手  盛宠医品夫人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逆剑狂神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神藏  仙药供应商  百炼飞升录  
波斯小说网力推优秀小说:

您上一次的浏览纪录:
您博览过的群书:
1. 本站校花的贴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纪为转载作品,所有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求魔最新章节以及莽荒纪最新章节均由网友上传。
2. 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校花的贴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纪让更多读者欣赏。
3. 作品收集于网络,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仅代表个人立场,与本站(www.bsxsw.com) 无关。
4. 如果您对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求魔或者莽荒纪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联系我们: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说网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花开锦绣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当前查询耗时:0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