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记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极品全能学生 修罗武神 神皇魔帝 龙血武帝 锦宅
搜索
当前位置:波斯小说网>>紫心传说>>紫心传说目录

新书《异世药神》

更新时间:2014-08-16  作者:暗魔师  关键字: 科幻 | 星际战争 | 暗魔师 | 紫心传说 
杨夙枫跟着幽若紫萝进来屋子里。

幽若紫萝居住的地方和伊迪柳琳娜的房间有太多的不同。伊迪柳琳娜喜欢奢侈豪华,什么东西都要用最好的,最精美的,自己看不上眼的东西毫不犹豫地就会丢掉。,恨不得将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收藏在自己的房间,所以客厅和卧室都摆放的满满当当的,琳琅满目,楼兰国的名贵古玩玉器之类的几乎都被她搬空了;幽若紫萝却完全不同,她喜欢朴素简约的格调,房间里面东西很少,客厅里只有一些银白色的白檀木家具,卧室里面除了床和梳妆台以外,别无他物,倒是娜塔莉的卧室还多了一些小女孩的毛茸茸的玩具。 =波=斯=小=说=网= bsxsw.com

娜塔莉的卧室和她的卧室是相连的,中间只有一道门帘阻隔,看起来,有了男人之后的幽若紫萝,已经在为人处世方面温和了很多,起码在对待娜塔莉的态度上友好了很多,这个越来越讨人喜欢的小姑娘,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再也无法分开了。至于香雪海,在她的脑海里,已经越来越淡薄了。

郁水兰若冷冷的跟着进来,对四周的一切视若无睹。从本心讲,她不排斥幽若紫萝,毕竟,在未央宫的所有女人当中,幽若紫萝对她是最好的,或许大家的出身让她们有点同命相怜的感觉,而且她已经放下了江湖的所有恩怨,注销了自己的江湖身份,同时也终结了香雪海这个武林门派地存在。和郁水兰若又或者海天佛国都再也没有直接的竞争关系,所以不会像宫紫嫣一样将她当做对手来看待。

宫女们在张罗饭菜,好像花蝴蝶一样的穿梭。这些宫女都是幽若紫箩和单雅绚等人花费了很大的心思才挑选出来的,年轻貌美,聪明伶俐,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她们经常都会跟幽若紫萝或者单雅绚她们学习一些基本的武功,尤其是内功。以锻炼她们的力气。毕竟,未央宫地太监们都被一个不剩的撵走了,除了杨夙枫以外,其它都是雌性的,有些粗重的活也是需要宫女们来进行的,没有一定的力气不行。

她们学习了基本的武功以后,手脚自然麻利了很多,在准备午饭的时候好像花蝴蝶地一样穿来穿去。十分好看。她们脸上不经意带着的笑容,也显示出她们对于现状的满足。杨夙枫入主未央宫的以后,未央宫的宫女们从原来的六千多人直线下降到不到三百人,只保留了极少数的精华,不过她们的待遇却要比之前翻番了,自然干劲十足,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向往。

侍候幽若紫萝的宫女们只有四个。未央宫里面地每个女人都是四个侍女,包括十四公主在内,没有谁有特例的,其他的都是需要的时候才会临时调配过来的。未央宫地真正主人好像管理军队一样的来管理这些宫女。务求要将每一份的力量都用到实处上来。有那么五秒钟的时间,郁水兰若情不自禁的有点羡慕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不过五秒钟以后,她重新恢复了对幽若紫萝等人地鄙视,觉得她们是通过贱卖自己的身体来获得这样的生活的。属于这个社会最下贱的一类。

一会儿饭菜准备完毕,杨夙枫、幽若紫萝和娜塔莉都坐了下来,拿起了筷子,只有郁水兰若在旁边冷清清地站着。她不知道杨夙枫吃饭的时候,自己应该做什么。去吃饭?似乎不行,不吃饭?那更加不行。自己也不是神,没吃早饭都觉得饿得心慌慌地,这时候受到了香喷喷的饭菜的吸引,饿得更加不行了。

杨夙枫疑惑的看着她,似乎不知道她为什么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皱着眉头说道:“你坐下吧,跟我们一起吃饭。以后我走到哪里。你就吃到哪里,这里没有村干部……哦,哈哈,说错说错,反正陪着我吃就是了。虽然是试用期,可是我也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你是我的保镖,就要跟我形影不离,我做什么你做什么,我吃饭你吃饭,我睡觉你睡觉,我睡女人你……要不你在旁边看着,要不你到一边呆着去……哎哟……”

原来他的左边耳朵被幽若紫萝拧了一下,这才闭嘴,然后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未央宫的这些女人,个个都学会了这招,伊迪柳琳娜每次都拧右边,幽若紫萝每次都拧左边,芳菲青霜左右不分,而且个个的手法还快的很,根本就不是他能够躲避的,想想也真够郁闷的。要是风飞宇等人知道,恐怕又要当作笑话传遍整个蓝羽军了。

郁水兰若觉得有点被施舍的感觉,心里闷闷的,又似乎觉得自己好像被侮辱了,杨夙枫的话总是怪里怪气的,令人无法捉摸。不过幽若紫箩倒是很热情的招呼她入席,于是她也就顺驴下坡,坐到了饭桌的面前。她的位置就在杨夙枫的旁边,杨夙枫也没有说什么,顺手给她倒了杯茶,随口说道:“你自己来吧,喜欢什么就吃什么,挟菜的事情我可不干,别人说不卫生。”

幽若紫萝微笑着说道:“才不要你挟菜,每次都是将自己不喜欢吃的菜拼命的挟给别人,好吃的就给自己留着,娜塔莉就没少吃你的亏,她的碗里每次都被你装得满满的,当然不好意思跟你抢,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你吃。

你前世啊,肯定是恶鬼投胎,而且还是很狡猾的恶鬼。

娜塔莉嘟着小嘴巴,带着巨大不满的说道:“就是啦!每次都给别人抰鸡屁股,那么油腻的东西,你自己干嘛不吃?还有,人家不喜欢吃虾嘛!每次都给别人挟虾,你真是太坏了。”

杨夙枫嘿嘿一笑。不敢搭话,这都是以前大学的时候跟一群死党吃饭的时候练出来地手艺,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施展了出来,自然不好争辩,难得的脸色有点发红了,让郁水兰若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睛。这个恶魔也有脸红的时候?

吃饭的时候是没有宫女侍候的,她们也要去吃饭,这是她们相当满足的一个地方之一。在以前。这些宫女们肯定要侍候主子吃完饭以后,才可以分批去吃饭,但是现在不同了,主人们吃饭的时候,她们也在吃饭,而且她们的伙食不一定比主人们差,说不定分量上还要更充足一些,偶尔间还可以看到那个传说中地神奇大厨曾胖子。曾胖子除了饭菜做的呱呱叫以外。讲笑话也是一绝,吸引力和杀伤力都是一流,如果这里不是未央宫的话,他肯定要左拥右抱的满载而归了。

没有了外人在场,杨夙枫的丑陋本性完全展露出来了,和娜塔莉你争我夺的,都在抢好吃的东西,跟个小孩子似的。他倒不是真地要抢好吃的,而是享受这份争抢的快乐,人的劣根性充分表露无比。在整个未央宫。敢跟他这样硬抢的人也只有娜塔莉了,当娜塔莉双手都用上了的时候,杨夙枫只好认输,忿忿地说道:“吃吃吃,让你吃成个小胖猪。到时候我就不要你了。”

只要能让杨夙枫吃憋,郁水兰若就觉得很高兴,所以拼命的鼓励娜塔莉和杨夙枫对抗,到最后似乎自己已经完全融入了未央宫的角色,这时候听到杨夙枫的话,忍不住皱眉说道:“你真是没出息。拿这样的话吓唬别人一个小姑娘……”

幽若紫萝微笑着说道:“他地威胁顶个屁用,娜塔莉随便在传记里面多加几句话,或者修改几个形容词,就足够他吃苦头的……嗯,吃饭。吃饭……”

郁水兰若好奇的侧头一看,看到杨夙枫满脸被人抓住了痛处的神色。可不是嘛。这个小小的女孩子,还掌握着某个人身后几百年地历史传记呢!随便增加或者减少几个字,对于他留给后世的形象,那可是有天和地的差别的哦。

杨夙枫立刻错开了话题,对着郁水兰若说道:“我已经和警卫部门打招呼了,你在未央宫可以自由进出,不受阻拦,不过,这可只限于你一个人,别人你千万不要带进来,要不然,他们随时会开枪的。你知道,这里不是自由来往的地方。”

郁水兰若皱皱眉眉头,没有说话。

幽若紫萝笑着说道:“你别吓唬别人,哪有你说地那么恐怖。”

娜塔莉两手油腻腻的,去洗手间洗干净回来,插口说道:“现在宫里面谁还不认识郁水兰若姐姐?”

郁水兰若漠然的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会遵守规矩的。”

杨夙枫眨眨眼,又想要占别人的便宜,装作不经意地说道:“在未央宫里面,你不要这么拘谨嘛!虽然你只是保镖,可是我从来都拿你当自己人看,和她们没有分别……哎哟……”

原来是幽若紫萝在桌底下踩了他一脚。

郁水兰若的粉脸更红了,这句话太多歧义了吧?正要说什么,却听到杨夙枫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这不是占你便宜的,这是真的。我把生命都交给你了,我能不把你当自己人看待吗?咱们如果只是纯粹的保护和被保护关系,默契上肯定有问题,肯定要出娄子的。只有我们做到互相了解,心灵相通,我的生命才能得到最大的保证啊!”

郁水兰若又呆呆的了,刚开始觉得他的话好像是发自心灵一般的诚恳,但是慢慢的咀嚼过来,却又觉得不是那回事。这个恶魔无论是在行动上,还是在口头上,只有有机会,就要占自己的便宜,将自己当作他的女人,这样的事情她当然不能做,进退两难的时候,只好默然不语。

幽若紫萝对郁水兰若倒是很喜欢,也不介意她嫁入未央宫来。一个女人和两个女人差别很大,但是十个和二十个就没有太多区别了,反而是组建联盟阵线共同对外比较重要,她在未央宫的地位相当的孤独。也没有人来巴结她,如果能将郁水兰若拉到身边来,那是最美妙不过的事情。她装作嗔怪地看着杨夙枫,低声的说道:“你又胡说八道……”

杨夙枫神情肃穆,宝相庄严,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没有胡说八道。”

幽若紫萝不理会他,低头吃饭。

郁水兰若虽然有点饿了,不过她的饭量很少。一会儿就吃饱了,就要离开。

杨夙枫拉着她的裙脚说道:“哎,你别走,我有正经事和你们商量。”

郁水兰若有点厌恶的一把将他的掉,因为他的手摸到她地大腿上面了,让她觉得怪怪的,痒痒的,酥酥的。要是换了别人摸到她的身体上面,那个人肯定没命了,不过杨夙枫是个无可奈何的例外。她瞪着眼睛说道:“你还有什么狗屁事情,还说别人吃那么多,你自己手中抓着那么多的什么东西,撑死你!活该你长的像猪似地……”

杨夙枫眨着眼睛,愣愣的说道:“原来你这么喜欢我,我还真的不知道……”

郁水兰若顿时满脸绯红,似乎内心的秘密被揭穿了,忙不迭的说道:“谁喜欢你了?滚开!”

杨夙枫疑惑的说道:“不是有句俗语叫做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爱……”

郁水兰若脸庞上的红晕慢慢的消失,似笑非笑的说道:“那你要不要我亲你一下呢?”

杨夙枫立刻改口。严肃的说道:“郁水兰若姑娘,我说地是正经事。我准备让你们海天佛国牵头,将蓝羽帝国辖区内的所有武林门派全部登记备案,不得遗漏。凡是不肯执行登记备案制度的,一律交给你们海天佛国去处理。”

郁水兰若不明白他的意思。条件反射的说道:“什么登记备案?”

幽若紫萝也关切地放下了碗筷。

杨夙枫笑了笑,脸上展露出毫不掩饰的恶作剧的笑容,轻描淡写的说道:“就是说,我赋予你们海天佛国巨大的权力,让你们去管理全国所有的武林门派和武林人士,他们必须全部按照规定。乖乖地到海天佛国来登记自己的资料,包括他们的资金来源、门派历史、现有人数等等,如果拒绝登记,你们海天佛国有权力消灭他们,并且取得他们的所有资金和收入途径……不明白?”

郁水兰若呆呆的。嘴唇微微动了动,好一会儿才觉得有点难以置信地说道:“你让我们去管理整个武林?你的意思……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

杨夙枫点点头说道:“差不多吧。总之。所有不听话地门派,都在你们的处理范围之内。他们拥有的一切,都将变成你们拥有的,不论是物质上的还是非物质上的。”

郁水兰若的脸庞微微有点泛红,胸脯也变得有点急促的起伏,并且毫不介意杨夙枫的目光落在自己跳动的胸脯上,显然无法有效的掩盖内心的激动。她这两天着杨夙枫在一起,备受打击,一颗心几乎都要破碎了,现在突然被这么强烈的一个好消息振奋着,前后巨大的反差让她即使修炼过心如止水的内功,也无法掩盖自己内心激烈震荡的情绪。

杨夙枫很随意的微笑着,心里却在暗暗冷笑,别看某些人看起来那么高高在上,盛气凌人,不可一世,其实她们和驴子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教训一顿以后再给点甜头吃,似乎就可以乖乖的听话了。海天佛国地位超然,可是最后还是逃不过所谓的武林第一的虚名,她们会被这个虚名活活的累死。

杨夙枫从小就有一个武侠梦,想要行走江湖,形侠仗义,快意恩仇,只可惜,当他发觉自己成了一国之尊的时候,居然成为了武侠梦里面英雄人物攻击的对象,无论别人行侠仗义也好,快意恩仇也好,自己都成了武林小说里面的反面角色。所以,武林这个名词,在他的眼里,开始从褒义词变成贬义词,他对武林的感觉也从羡慕变成了厌恶。

春意浓的死让他意识的,如果不能对这些所谓的狭义人士进行有效管理地话,可能还会更大的麻烦。那些来无影去无踪的家伙们,实在太无法无天了。完全不顾及一国之君的感受,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完全和蓝羽帝国的需要不协调。和谐社会怎么能容忍这些人的存在?

不过,怎么去管理武林呢?怎么能够有效的将这些人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让他们为蓝羽帝国出气出力呢?这似乎是一个很不好弄地问题。蓝羽军的枪炮虽然厉害,可以轻而易举的打死北穆天尊那样的绝顶武林高手,可是让蓝羽军扛着枪炮到处去追杀武林人士,似乎也不是理智的选择。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用武林人士去管理武林。挑起他们内部之间的争端,让他们互相倾轧,自相残杀,最后同归于尽。雪山飞狐里面的朝廷是最可耻地,但是方法也是最有效的,自己不妨尝试一下,强行要求武林门派登记备案,不过是所有计划的第一步罢了。

“这件事情。你真的准备交给我们来进行?”郁水兰若的生意很低沉,显然有点紧张。

“当然。只要你们同意,我明天就开发部公告。”杨夙枫依然是轻描淡写的说道,似乎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了不得事情,不过是随口说出来罢了。但是他的内心,已经知道郁水兰若上钩了,郁水兰若修炼了二十年的心如止水的功夫,还是没有能够摆脱这个虚名的束缚,她是下一代地海天佛国掌门人,她迫切需要一点政绩来展现自己的能力。而自己投放的诱饵刚好满足了她的需要。

幽若紫萝毕竟旁观者清,明白杨夙枫什么意思,眼看着郁水兰若这么出色一个小姑娘就这样毁在了这个恶魔的手中,而且还连累了整个海天佛国,不免有点兔死狐悲地心理。但是她当然不会提醒郁水兰若注意这是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所以只是默默地喝茶,一声不吭。

郁水兰若的确心动。

一直以来,海天佛国虽然地位超然,在武林中享有盛誉,而且还被很多人看作是武林第一家。但是海天佛国也是唐川帝国重点防范的对象,为了自身的需要,唐川帝国朝廷绝对不允许海天佛国一家独大,控制整个武林,所以。他们每每都有意识的压制海天佛国地势力,并且有目的的培养一些和海天佛国关系不好的门派。以前尼洛神京还专门有个纯粹武林人士组成的神刀营,根据最秘密地说法,这个神刀营就是专门用来对付海天佛国的,只不过后来火药武器兴起,武林人士地地位大大的下降,神刀营才被解散了,其首脑横刀也下落不明。

然而现在杨夙枫似乎要改变这种做法,公开给海天佛国统治武林的权力,这实在是前所未有的创举。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是杨夙枫的幼稚,他肯定是因为不熟悉武林,所以才会做出这么幼稚的决定。让海天佛国去执行这项强行登记备案的工作,海天佛国事实上就成为了所有武林门派的老大,可以有效的制约其他武林门派的生死,拿着鸡毛当令箭,海天佛国可以为所欲为。

越想越多,郁水兰若简直有点害怕杨夙枫一会儿会改变主意了,一旦这件事情真的实行了,她将会成为海天佛国历史上第一个获得至尊无上的荣誉称号的掌门人,这对于还不到二十周岁的她,吸引力太强了,她感觉这有点像一个梦,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幸好,杨夙枫继续让她坚信了这个美梦的存在。

杨夙枫有意无意的说道:“明年我抽时间亲自去和你师傅谈谈这件事情。”

郁水兰若简直想要抱起杨夙枫可恶的脑袋深深的亲一口,他看起来似乎也没有那么的可恶了。不过慢慢清醒以后,郁水兰若微微皱皱眉头,她师傅的脾气她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内心有点清高,似乎也不太想管理俗务,这件事情万一她不赞成,那就糟糕了。因此立刻说道:“到时候我去跟师傅亲自解说。”

杨夙枫静静地看着她,微笑着说道:“当然,这是最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郁水兰若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脸红了,急忙站起来,躲到一边去。

杨夙枫转过身来。搂着幽若紫箩的腰,顺势滚在她怀里,幽若紫萝顿时红了脸,用力的推了推他,没有力气推开,反而被他得寸进尺地抱得更紧了,轻轻的被吻了个正着,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颤抖的嘤咛。顿时满室皆春。

娜塔莉好像一阵风的跑了,郁水兰若也好像兔子一样的跑开了,她可不想再看第二次的活春宫。忽然间,杨夙枫忽然很夸张的叫了一声,声音里带着极大地痛苦。郁水兰若急忙站住,回头看了看,刚才被杨夙枫教育的昏头转向的,美好无比的未来又在前方。她可不想再出什么事情。不料却却看到杨夙枫双手伸入了幽若紫萝的身体里面,正在向幽若紫箩的胸脯努力的进犯,幽若紫萝极力抵抗,不让他那么快得逞,两个女人的目光不经意地对撞在一起,幽若紫萝和郁水兰若的两张脸蛋儿都绯红了。

郁水兰若急忙转过头来,跑出了厢房,狠狠地关上了房门,嘴巴里厌恶的诅咒:“色狼,大恶魔。色狼,大恶魔,不要脸的色狼,卑鄙无耻的大恶魔……”

杨夙枫却表现的若无其事,继续旁若无人的专心的努力侵犯香雪海掌门人的胸前禁地。没有了郁水兰若在旁边,幽若紫萝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放松了抵抗,让他如愿以偿。她虽然和杨夙枫有了夫妻之实,但是骨子里地清高冷傲,让她绝对不肯和别的女人一起伺候杨夙枫。所以,杨夙枫想要将她拉入双飞、3P之类的里,基本是不可能的,不过,有她的双修功在。一对一也是滋味无穷地。

意念及此,他迫不及待的抱了幽若紫萝上床。一番肆无忌惮的身体蹂躏过后,就深深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幽若紫萝不太敢挣扎,规规矩矩的躺着,随便他怎么动作,也显得兴致淡然。杨夙枫知道她地顾虑,也不强求,独自一个人寻找乐趣。原来,根据御用医生紫悦和弗蕾妲的检查,都证明幽若紫萝已经成功的怀上了龙种,叮嘱幽若紫萝自己万万不可在男女情事中过于兴奋,否则会导致前功尽弃的巨大的后果,所以幽若紫箩只好苦苦地忍着,尽量不让自己动情。

郁水兰若飞快的跑到了院子,这才停下来喘气。这会儿,她再也不管什么十米不十米了,哪怕杨夙枫真地不肯签那份合同。院子里空气很好,飘荡着湖水的气息,大概这里不远就是雪浪湖了。隐隐间,从房子里面传来杨夙枫低沉的喘息,还有幽若紫萝苦苦忍耐的呼吸,让郁水兰若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浑身上下慢慢的变得有点燥热起来。

正在这时候,有几个宫女低声说笑着,要进来收拾房屋,结果都被郁水兰若挥发走了。刚好这时候幽若紫萝再也忍耐不住,低声的呻吟起来,那几个宫女都听到了,立刻变得粉脸绯红,神情怪异,悄悄地看了看郁水兰若,蹑手蹑脚的离开了。

郁水兰若心里那个苦啊,简直无法申诉,看那些小宫女们的古怪的目光,还有临走时包含深意的笑容,根本就将自己当作了杨夙枫为非作歹的帮凶嘛!这帮没有见识的家伙!可是,这能怪她们么?当杨夙枫在里面天昏地暗的玩女人的时候,自己在外面规规矩矩的替他守候,那不是帮凶是什么?海天佛国的女弟子,什么时候做起这样的勾当来了……

恍恍惚惚之间,她忽然听到杨夙枫叫自己的声音,开始的时候,她以为是幻觉,后来又听到了好几次,才确信的确是杨夙枫在叫唤自己。看了看周围,那些宫女们都被自己打发走了。无奈之下,她只好轻轻的推开了进去,同时小心翼翼的做好了被袭击的准备。她咬牙切齿的下定了决心,要是杨夙枫想要占自己的便宜,自己立刻将他打晕过去。

里面什么危险都没有。

郁水兰若蹑手蹑脚的走到卧室的位置,立刻闻到了男人的讨厌的味道。

只看到幽若紫萝深深的藏在被窝下面,只露出凌乱的头发,也不知道被那个恶魔糟蹋得怎么样了,是死还是活都不能判断。杨夙枫赤裸着上身,靠在床沿边上。下半身盖着被子,有气无力的看着郁水兰若。

郁水兰若靠着卧室的大门,警惕地说道:“做什么?”

杨夙枫声音嘶哑的说道:“能不能给我弄杯水来?”

郁水兰若眉毛倒竖,冷冷的说道:“你有手有脚的,干吗自己不倒?”

杨夙枫回头看了看幽若紫萝,苦笑着说道:“我没有力气了。”

郁水兰若脸红了,狠狠地说道:“活该!”

杨夙枫忽然支撑不住了,一下子瘫痪在了床上。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哎哟……”

郁水兰若忍住要发火的冲动,深沉的说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杨夙枫可怜巴巴的说道:“你不给我倒水我会渴死地。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郁水兰若气鼓鼓得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是你自己找死!管我什么事?谁叫你大白天的做这种下流的事情,活该!我要是你,自己渴死了算了!”

杨夙枫吃力的说道:“郁水兰若姑娘,我必须纠正你,这不是什么下流无耻的事情,这是人类社会得以延续的基础,也是每个成年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郁水兰若不想听他胡扯。狠狠地走过来,给他倒了一杯水,三步并做两步地不耐烦地走到床前。床的周围弥漫着男女亲热过后的■烂的气息,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可是浑身的燥热却似乎慢慢的得到了散发的途径,浑身有点酥酥的发麻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怪异,但是很舒服,起码她不觉得有抗拒的必要。

杨夙枫接过水杯,几乎说一口气喝完了,然后将水杯小心翼翼地放回去她的手中。可怜兮兮的说道:“不要这样子嘛,我只不过是忙着造人,造福下一代才要你帮帮忙嘛!要不这样,下次你忙着造人的时候,我也给你倒水?你今天给我倒了一次。以后我给你倒十次……”

被窝里的幽若紫萝再也忍俊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在杨夙枫地屁股上狠狠地拧了一下,杨夙枫疼得急忙跳了起来,结果又浑身赤裸裸的站在了郁水兰若的前面。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他飞快的伸手掩着自己的下身。连声说道:“不要看,不要看,男女授受不亲!”

郁水兰若哪里敢看?早就闭上了眼睛。但是麻烦随之而来,她和杨夙枫几乎是面对面地贴着,杨夙枫身上的男人气息几乎让她当场就晕倒了过去。她甚至恍恍惚惚地感觉到有什么火热火热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腹上,凭着女人的直觉。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一瞬间,她的意识几乎要全部麻木了,直到当啷一声,她手中地陶瓷杯摔碎了,她才清醒过来,然后好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地跳开,尖锐着叫道:“流氓!你这个流氓!你耍流氓……”

杨夙枫仿佛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差点,差点就被你看到了,我的宝贝外人怎么能看呢?哦,忘了,你也算不上外人了。自己人,自己人,你还要不要看?要看就赶紧看,不看我就收回去了……”

郁水兰若彻底晕了,这个恶魔怎么这么无耻啊?谁愿意看你的丑陋东西!

好像一阵风一般,郁水兰若冲出了院子,脸蛋儿比刚才更加的殷红,更要命的是,那些很负责任的宫女们又转了回来,发现郁水兰若好像喝醉了酒的从里面冲出来,她们立刻全部都停住了脚步,用无比惊讶的羡慕的妒嫉的嘲笑的眼神看着她,然后都悄悄地抿着小嘴,偷笑着飞快的离开了。

郁水兰若自己知道自己的名声彻底完了,这帮宫女们肯定会将她们所看到的一切都传遍未央宫的,到时候……她不敢想象,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潜意识,她隐约知道,如果自己还不作出反抗的话,自己迟早会沉沦的,可是,反抗,如何反抗?反抗的后果会怎么样?她能反抗吗?她睁开眼睛看着天上,祈求上天来搭救自己,可是只感觉到今天的太阳非常的猛烈,她被晒的脑袋户昏沉沉的,也不知道多久,她似乎听到杨夙枫的声音在她背后惊讶地说道:“看啥呢?咦?大白天怎么会有星星?”

郁水兰若感觉到一阵猛烈的天旋地转,身子一软,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一章  |  紫心传说目录  |  下一章

同好热读作品:  超级母舰  末世之全能大师  绝世天才系统  机甲步兵  修真四万年  星际花匠生活  科技图书馆  
你可能喜欢看:  [灵异]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鬼村扎纸人  都市阴阳师  驭房有术  茅山遗孤  地狱公寓  极品捉鬼系统  
大家都在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天庭小狱卒  猎户家的小辣妻  盛宠医品夫人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逆剑狂神  神藏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仙药供应商  绝世药神  
波斯小说网力推优秀小说:

您上一次的浏览纪录:
您博览过的群书:
1. 本站校花的贴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纪为转载作品,所有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求魔最新章节以及莽荒纪最新章节均由网友上传。
2. 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校花的贴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纪让更多读者欣赏。
3. 作品收集于网络,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仅代表个人立场,与本站(www.bsxsw.com) 无关。
4. 如果您对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求魔或者莽荒纪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联系我们: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说网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花开锦绣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当前查询耗时:0.437543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