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纪最新章节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纪 医香 被休的代嫁 丑妇 田园闺事 药手回春 秀色农家
当前位置:波斯小说网>>矜贵>>矜贵目录

第四百二十一章 明月相思局(全文终)

更新时间:2017-04-21  作者:百里墨染  关键字: 古代 | 言情 | 古典 | 架空 | 百里墨染 | 矜贵 
»校园小说»»第四百二十一章明月相思局(全文终)第四百二十一章明月相思局(全文终)文/百里墨染本章:15353:第四百二十一章明月相思局(全文终)

她将是史上第一个承袭城主之位的女子,因为她的父母只她一个女儿。 =波=斯=小=说=网= bsxsw.com

她的母亲贵为公主,是楚帝亲封,并赐封号‘宝’。楚帝一生未立皇后,便是群臣劝阻,也未能让他改变心意。所以她的母亲是这世上身份最尊贵的姑娘,楚帝曾希望母亲留在京中,并特意给母亲建了一座公主府。

只是母亲在公主府不过住了半载,便依然随父亲回到封地邺。

见母亲心意已决。楚帝最终只得下诏,邺城世代皆为齐氏所有,无论子或女,皆可承继。这诏书在朝是自然引起轩然大波。因为邺城,是唯一不受朝廷约束的地界。以前魏氏皇朝所分封的城池,皆已收回,受朝廷辖制,只邺城,独善其身。

邺城其实更像个小国,有文官,有武将,还有城卫负责邺城治安。

在邺城,他们父亲是城主,母亲是城主夫人。不过很多人习惯尊称她一声‘公主夫人’。而她,则是他们唯一的女儿。

据闻以前也曾有人非议,说她的父亲只她一女,未来邺城何人承继?

据说还有显贵意图将女儿送进父亲后宅。可他们忘记了……前朝时父亲身份显贵,是京城齐氏的二公子,而且行事胆大包天,名声显赫。可是这是新朝……她的父亲之所以依旧是邺城城主,其实仰仗的是她的母亲。这些显贵们的所为自然激怒了父亲。

母亲倒没有说什么,只在一旁淡淡笑着。父亲却冷冷的开了口。

说了句,他的女儿,胜过世间万千儿郎……这句话出口。震惊四下。一个月后,楚帝的诏书便到了邺城。而她,则在及笄之后名正言顺的接下城主之位。

因为父亲说,这辈子亏欠母亲良多,想在有生之年,带着母亲走遍这以前大魏,如今大楚的天下。

只是在他们离开前。想要给她定门亲事。哪怕她是城主之尊。姑娘大了,也要出嫁的,这是母亲说的。母亲还说。一个姑娘家,有什么做为不当紧,要紧的是找个知冷知热的男子疼惜着,二人相濡以沫一生。

母亲说这些的时候。父亲总是绷着一张脸,可是唇角却又不由得染了笑。

她自幼看惯了恣意的父亲。暴怒的父亲,冷着脸的父亲,像这种绷着脸却又带了笑意的父亲,她见之甚少。

母亲曾说过。她幼时,父亲宠她几乎上天。只是待她长到五岁,父亲痛定思痛。下定决定教导她。说她将来可是要做大事的,万不能习得一身臭毛病。于是。她余下的十余年,都是和师傅,和周伯,和周家的公子均哥儿一起度过的。

均哥儿年长她八岁,均哥儿学的东西,她都要学。而且父亲要求她,要比周均学的好。

所以,她这几年过的很有几分辛苦。母亲常常面露不忍,这时候,父亲会轻斥一句‘慈母多败儿’母亲只得瞪向父亲,然后在离去前总是唠叨一句……‘也不知当年谁把这丫头宠上了天。’父亲这时候多数都是佯装听不到的,然后继续拿了书册,考量她昨日所学。

转眼前,她便到了及笄的年纪。

而她的亲事,也在她的默许下,由父亲出面……父亲之意,要给她寻个世上最最优秀的男子相配,父亲说,他的女儿,堪配世上一切儿郎。

便是楚帝,也在朝中权贵中寻了几个年龄与她相当的,正赶往邺城。

因为父亲说,他要广邀天下男子,要给他的小明月选一个最最优秀的男子。那样,他们才能放手,才能放心,才能去徜徉着大楚美景。

她只是觉得好笑。

想她即不是养在闺阁的小姐,也不是琴棋书画皆通的闺秀。父亲这样的举动,恐怕会让天下人嘲笑邺城城主行事依旧如从前般肆无忌惮。至于这位城主家的小姐……还是少惹为妙。

谁会愿意娶个不通女红,入不得厨房的姑娘为妻。

而且他这个妻子将来还是城主,还要掌管邺城一地……

只是她显然见识浅薄了些,却不想到了选婿那日,邺城简直是人声鼎沸。那时候她第一次看到母亲揪了父亲的耳朵,骂他胡闹。说这样选出来的男子,与她一无感情,二不了解,谈何情深,谈何相守一世。可是父亲说,当初母亲对他不一样是不喜甚至还带着几分俱意吧。

他们一起过了这么多年,感情依旧深,深到一个要死,一个去追的程度。

所以说,感情这东西,后天培养便好。

母亲沉默,转头问她。说这闹剧是一早散了的好,还是由着父亲胡闹。对于被冠上‘胡闹’二字,父亲显然不满,不过在母亲微愠的目光中,父亲做了个将嘴粘上的动作。

她不由得笑了。觉得父亲母亲这样,真好。

也许,她也能找个像父亲这样的人,一生只疼她一个,只宠她一个。

她做什么,不管对或错,不管世人怎么看,他都是喜欢的,都是理解纵容的。于是,她点了头。

当晚,周均来找她。周均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生的白白净净,笑容淡淡的,有种如玉君子的感觉。她知道邺城很多姑娘衷情于他。周家时常便有媒婆上门,可是很奇怪,周均已经这么大了,性急的周伯母竟然还没给他定下亲事。

他唤她月儿,像小时候一样。她笑着唤他均哥哥。

自幼,她便和他亲近,在她心中,他便如同他的亲生哥哥。

以往她开口唤他,他总是浅笑着点头,然后伸出手摸摸她的头,赞她一声又长高了些,可是今日,周均却冷着一张脸。她大惊。难道是哪个姑娘惹到了他。她这样想,于是也便这么问了。

他竟然点了头,她大奇。世上还有姑娘能惹到他?

想来周伯母知道一定高兴。于是她问是哪家不长眼的姑娘,竟然把我们公认好脾气的周公子给惹怒了。

他看了她半晌,最终颓然的摇摇头,道了句她还太小。

她自然不服,她哪里小了。她要及笄了。她要接城主之位了,她很快也要成亲了。她母亲便是及笄之后嫁给父亲的,隔年便生下她。

周均没有再说什么。只深深望着她,这目光,让她心颤。周均从未这般看守她,她自然心存疑惑。只是不论她如何追问,他也不答。最终问的急了,他却甩袖而去。她气恼,嘟着唇向母亲抱怨,说均哥哥不疼她了。母亲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只开口问了她一句。

‘夫婿人选可有想过周均?’她大惊,而后大笑。怎么可能啊,他是哥哥。

母亲便没再说什么。

她回到院中。顿觉无趣,不管是周均还是母亲。似乎都有话想说,可她无论怎么追问,他们又紧嘴了口舌。烦闷之下,她便想去外面走走,而邺城最美的景致,便是城外那片桃林,母亲说,多亏了这片林子,邺城的风被它们挡去了大当,所以现在邺城比起别的地方虽然环境尚算险恶,可与她们初到之时可谓是天壤之别,此时正是天月天,远远看去,那是一片桃海。

丫头护卫被她勒令在林外候着,她只身一人入林。

时至傍晚,林中已无人逗留。她顿时有种这整个林子都是她的恣意之感,在林中随意走着行着。看着桃花,闻着桃香。突然间,她驻足,然后眨着眼睛望着那人。

那人身着白衣,在这桃林中显得有几分萧瑟之意。

那人便那么静静立在林中,片刻后,转头望向她,目光中无惊无喜。

她的美貌来自于爹娘,她的父亲曾是京中第一美男子,她的母亲也是少有的美人,所以她便是想生的丑些都极难。

她知道自己美。

见到她的男子显然有这般波澜不惊的。那人眼神淡淡的,随后移开目光,抬脚迈步离开。她是矜持让她不会去追问对方的身份,只当这是一次偶遇。若得再见之机,便证明他们有缘,若再不得见,也不过是她人生中一个小涟漪罢了。

一见钟情吗?

或许吧,那人生的也十分俊郎,但吸引她的却不是他那张脸,毕竟论起美来,她家一门三美,实在没什么美色可以让她震动,该是那人眼中的薄凉之意吧。

她笑笑,笑自己真是个不经事的,不过见到一个陌生男子,不过觉得那人给她的感觉很奇怪。像……像盛放的海堂花,摇曳生姿,哪怕他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可是回味之下,却又让她感觉清冷孤寂,仿佛瞬间,灼痛了她的眸子。

少女情怀总是诗。她苦笑……

再次得见他,她想,这便是母亲所说的缘分吧。选婿之时,她竟得见他。父亲并没有弄什么文试,武试,也没有出考题难为他们。父亲是真心想让她找个合情合意的。于是,成就了她和他。

父亲事后赞她,不愧是他的女儿,言下之意,却是满意的。

她这才知道,那人出身大楚东部的商贾之家,因是家中庶子,被其父勒令着来凑这‘热闹’。毕竟若能娶到邺城城主和公主之女,也可谓是一步登天。

她想,他该是欢喜的。

那一天,她知道了他的名子。

叶绯,一个绯字,让她喜欢上了红色。她盼望着,盼望着他们大婚的日子。其间周均来质问她,问她真的要嫁那叶绯为妻?

她笑着点头,一脸的喜色。

周均再问。问她可了解那人?可知那人的喜恶?可知那人心底是否愿意娶她。

她有些愠。反问道,若不愿娶她,他何必来。周均沉默……

大婚那一日,他一身绯色喜服,不胜酒力的被婢女扶入房中。母亲说,喜帕要由夫婿来掀。她等着,等着……

眼前,是浓浓的红色,透过氤氲的红色,她隐约能看到男人绯色的身形。

她以为。他该是欢喜的,他会来掀喜帕,会携了她的手,会唤她一声明月……可是,他的声音很好听,只是听在她心中,却仿佛带着浸骨的寒。她不知道他哪里得来那么大的胆子。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笃定她不会怒。他说。他并不想娶邺城这位名动天下的城主之女,也不屑来攀附齐氏。

他还说,他心中有人。

只是其父相迫。若他不来此,他的心上人难保性命。

真是笑话,天下最大的笑话了。她,齐明月。竟然会……竟然会嫁这样一个男子。叶绯……叶绯。这名字瞬间沁进了她的心底,疼。死命的疼。

她不知道别的姑娘对于新婚之夜是什么感觉,或娇羞,或喜悦,而她。只是心冷。她的喜帕,最终是自己掀开的,那时。已近天明,而她的夫君。那个叫叶绯的男子负手立在窗边,看样子,枯站一夜。

悔吗?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望着窗边那个单薄的身形,她突然觉得不恨了。

他没有欺她,也未瞒她,而是在成亲当日如实以告。有人会说,为何不拒绝?为何不提前告知?事实上,在邺城这个地界,没谁敢忤逆她父亲……何况他的心上人还在其父手中,她选中了他,而他,别无选择。

他们便这样成了夫妻。

有名无实的夫妻,夜里,他们各据一边,他们中间,永远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父亲问他,他待她可好?她回,好,很好。

母亲问他,他待她可好?她回,好,很好,好的不能再好的。而她眼中的湿意,是喜极而泣。母亲轻叹,只叮嘱她……能成为夫妻,是百世修来的福份。

她点头,她知道自己要惜福,她知道母亲看出了异样,也知道母亲终究心疼她。

所以,对于她的决定,母亲虽不赞同,却接受。有这样的父母,她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姑娘。哪怕她的夫君心中装着另一个女子。

父亲原本定于她及笄之后将城主之位交付。可最终,父亲只说让她暂代,而没有交出城主印鉴。

她自幼所学皆是为此,她自信能当好这个城主。只是……她的夫君终日无所事事,每日负手立于窗前,那样一个男子啊,明明该是比海堂花还要耀眼的男子啊,如何能这般荒废下去?

于是,她成了个只知道玩乐享受的代理城主。周均来寻她,见她望着园中的牡丹发怔,不由得摇摇头。“你小时候虽喜折花,长大后倒不见这喜好了,如今又重提旧习吗?”她笑的无赖。“不可以吗?我发觉折花这习惯挺好,看着一朵朵花在自己手中凋零,碎成无数瓣,实在是件能让心情变好的事。”

“……为了一个男人,齐明月,你真出息。”周均怒声过后,甩袖离去。

是啊,为了一个男人,她成了个不学无术的,成了母亲最最不希望她变成的模样。

邺城在叶绯的治理下很是国泰民安,百姓丰衣足食,不管遇到什么难题,他都能迎刃而解,渐渐的,他的盛名日甚。这是她喜于见到的,她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意他有多深?

真的到了为了他不惜一切的地步吗?

可如果没有……为什么看到他偶尔展露的笑颜,她便觉得自己的心比吃了蜜还要甜。

她想,他即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这世上之事,只要他喜欢,便没什么她不能为他办的。

一年……

两年……转眼,她十八岁了。母亲说,这是女子最美好的年岁。这两年多时间里,母亲和父亲偶尔归来,看到他们夫妻‘恩爱’,至少在父母的眼中,他做的极好,对她呵护倍至,待她如珠如宝,只是一旦他们回了房间,他便永远离她一臂距离。这距离,像天堑,她想,自己一生恐怕也跨不过。

也许有人奇怪,她是谁啊?

她是齐律之女,她的父亲乃当世顶顶的权贵,她的母亲身份亦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她受了委屈,为何不告诉他们……如果他们知道,必定不会让她受这委屈。

可是,怎么告?如何告?

告诉他们,他们的女儿成亲快三年了,却还是个小姑娘。告诉他们。叶绯心中另有所爱。

依她父亲的性子,那等于叛了叶绯死刑,而她,不舍。

千言万语,终究不过一句不舍。便为了自己心中那份不舍,这些苦,她宁愿受着。

她便不信他的心是石头铸的。她这般捂上一世都捂不热。

其间周均似乎看出异样来。不止一次来寻她,问她何必如此?

这些年来,如果有件事让她觉得惊诧。那便是周均始终未娶妻,周伯母简直愁白了发,周均已经二十有六了。若是成亲早些,恐怕孩子都能上学堂了。可是他依旧未娶妻。

如果是三年前,她确是懵懂不知。可是三年后的今日,她如何不知?

原来当初母亲那句问话并非戏言,周均……周均啊。

说不上在心中周均是什么,以前是兄长的。现在……这世上,周均最是知道她的苦,周均最是懂她。周均也最是……心疼她。

可终究,那个叫叶绯的男人浸了她的心。浸的太久太久,久到便是哪天他们当真不能继续走下去,她也不能再让心中驻进另一个人。

变故发生在她二十岁那一样,他们成亲四年多了,这四年时间里,足够让她从他身上挑出千百个优点,自然也足够她爱上他。他精明,他内敛,他孤傲,他清高,他同时又是平易近人的。

他们现在像朋友。偶尔也会说说话。他们的距离永远隔着一臂。

近一年时间,邺城诸事皆交由他手。父亲倒也未曾说什么,只说既然她无心,交给叶绯也是一样的。叶绯当时神情震惊,似乎不相信自己那向来高傲的父亲会这般看重中。

她想,自己能给他的,便是这份来自百姓的赞誉了。

她想,她的父母并非世俗之人,他即是可用之才,将邺城交于他手也是应该。而她,其实乐得清闲。

虽然安慰着自己,可终究,心中是失落的。连父亲都肯定了他,可见他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他唯一不好的,也许便是不爱她吧。

而让一切改变的那日,与以往也没什么不同。他出门议事,她在后园无聊的折花……

然后婆子来报,是门外有个姑娘,扬言是叶绯的亲人。亲人?姑娘?这几年来,叶家从未派人过来,如今……她突然觉得遍体生寒。

她的预感向来不错,当夜,他推门而入,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忐忑。

随后他告诉她,那姑娘实是自幼服侍他长大的。便是连名字,都唤了‘红衣’。

叶绯,红衣。她想自己知道了一切真相。

而那时,正是父亲将归之时,父亲这次归来,将会交出城主之位?

她以为,她这几年来无所做为,简直便对不起父亲曾经的教诲,父亲该是对她失望透顶的。这城主之位,父亲或许便会直接传给他。毕竟他在邺城的名望如日中天。她告诉他,再等几日,等父亲走后,怎么安排,由他。

他点头。

随后的几日,果然不见那个叫红衣的姑娘。

只是父亲最终依旧把城主之位交于她手。父亲将城主印鉴交至她手之时。含笑道……他的女儿,本事如何,他会不知。叶绯固然是个能人,只是他的女儿若施为起来,定不会输叶绯一分。

那时,叶绯的脸色十分苍白。他也许从来不知道,这个他不得不娶的姑娘其实是个自幼被当成继续人教养的。

他会的,她皆通,不过是不想看他整日颓废罢了。

她笑笑,扑进父亲怀里。

父亲再次携了母亲远离,这次他们要前往温柔的南境,据说那里山青水秀,母亲身子这几年越发的不好了,父亲已决定带母亲定居南境。

父亲离开后,她开始接掌邺城大小诸事,叶绯始终沉默着。

她曾说过,红衣任其处置。

她以为他会将红衣收进内院,毕竟这红衣姑娘年岁不小了……她便让自己睁只眼睛闭只眼睛。最终他只让红衣进府做了丫头,这倒让她惊诧。不过她想,也许是掩人耳目吧。

自此后,她经常看到红衣。

那是个温柔的姑娘,也只是温柔罢了。像世上所有的姑娘。因着出身低微,不管是待人处世都透着几分怯意,也许便是这怯意才惹人怜吧。

她出身好,自幼便娇养着,身上实在没什么怯意。

见到她,红衣总是未语先低头,她不在意的从她身边走过。其实。她不恨她。

在她看来。是她没本事,成亲五年都没能走进叶绯的心。所以便是没有红衣,他们依旧做不成真正的夫妻……

她请来了周均……

周均离开时。脸色铁青,她笑笑,心道自己真是个没心没肺的。翌日,她下了身为城主唯一一个命令。

那便是。将一切诸事依旧交由叶绯。当时叶绯的脸色十分奇怪,似是惊。似是疑。她笑笑,其实喜欢一个人,真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可是爱一个人。却是件苦差事。

她深知其苦,可她不想再自苦了。

既然得不到他的人,他的心。让他记得她也是好的。

她想,这辈子。他都不会忘记她,哪怕他有了红衣,青衣,白衣……

离开的那日,邺城起了风。大风并未影响她的马车,她选了最好的马,而时机也选的堪堪好。他去视察水路了,三日后才归。

她一路直奔南境,她的去处没向任何人透露,她不知道自己是希望有人来寻,还是怕没人来寻她。让她没想到的是,半个月后,有人追上了她。望着那人一脸风霜之色,她想,自己真是个坏姑娘。

均哥哥……

她轻唤,他笑着点头,唤她月儿,就像小时候那样。

他们相伴前往南境。见到父母后,她将数年来真相如实道来……父亲握紧了拳,若非母亲拦下,立时便要提刀去砍叶绯。母亲摸着她的头,说她终于长大了。

终于知道了取舍的真谛。

取,固然容易,伸手便可得。最最珍贵的是舍。

叶绯很好,会把邺城治理的很好。而他们一家三口能团聚,也是好的。

至于将来如何?眼下他们幸福便好……

而周均并未回邺城,而是固执的留在了南境。南境阿善族长正好缺个得力之人,便将周均‘抢’到了身边。

日子这般平淡如水的过着,她试着不去想邺城,想叶绯,想红衣。想他们现在也许已经有了小叶绯……

这样又过了两年,她已二十有二。父亲终是气不过,下令她和叶绯和离。而年底之前,她若还没人‘要’便嫁给周均。

这次母亲生了气也没能扭转父亲的决心。

周均找到她,承诺道,会一辈子对她好,只对她一个人好。

她相信周均的话,她们认识了二十年。二十年啊,如果一个人二十年了,还能对她不离不弃,她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母亲说的对,女人终究要寻个怜惜她,照顾她的人。而周均,是个会怜惜她,照顾她,视她如珠似宝的人。

她点头。周均当时的神情几乎是震惊的,震惊过后,又面露狂喜之色。

他说,这辈子他已认命,便是她一世不点头,他便守她一世,两世不点头,便守她两世,生生世世的,她早晚会感动,会点头,会成全他。

当时她落了泪。

和离文书由父亲亲拟,最终差人送回邺城……

转眼到了冬日,她要成亲了,嫁给周均。

便在她成亲那日,叶绯来了。她从未见过他露出这般神情,似焦似躁,眼中满是血丝,那向来白的刺目的袍子上面有着点点污渍。看样子似是连日赶路所至。

她有些惊诧。开口问他。“你怎么来了?”

他看着她,定定看着,似乎永远也看不够般。见他不应,她不由得自嘲的笑笑。

他们做了五年夫妻,其实说过的话并不多,以至她现在回想起来,用半柱香的时辰便回忆完了。她是有些后悔的,如果早知注定分离,当初便该没脸没皮的缠了他多说些话的。

如今再次见他,她倒真的生出几分相见不如不见的感慨。

“要观礼吗?”然后,她问了句蠢话。

他摇头。

她笑笑。“那就早点回去吧,别让我父亲看到你。他会拿刀砍了你的。”她说道,然后转身。

“……那便让父亲砍。”他竟然接了一句。

她停下脚步,很是疑惑的看着他。以往便是夫妻感情好时,他也从未说过这般的话。“……你是不是病了,如果病了,便让林伯给你开个方子。回去好好喝几碗汤药,林伯的医术最是高明。”

“……我确是病了。”叶绯竟然又应了一句。

她觉得他或许真的病了。不过,他有了红衣,自然不必她再挂念了。

“那就好好养着,我得回去了准备了。”

“准备什么?”他竟然连回了她三句,简直太阳从西边升起了。不过她是个有问必答的好姑娘。“自然是准备成亲。你既然不是来观礼的,便早些回去吧。汤药要喝。”

说完,她转身打算回房。

“你便真的要嫁周均吗?”他开口说了今天第四句话。她想,以往他们一个月或许都说足这些分额。

“自然,点了头哪有反悔的道理?”

“你爱他?”叶绯追问。这问题,着实让她不知如何回应。不过她何必回他。

“……我们认识了二十年。”

“你爱他?”叶绯竟然固执的追问。她拧眉……“他十年前便喜欢我,一直没变心。”

“你不爱他。”这次不必她回应,他自顾自的道,她觉得他有些无聊。什么爱不爱的,当初她倒是爱他看重他呢,成亲后做了五年貌合神离的夫妻。再找,她当然要找一个爱她怜她,不会与她貌合神离的。

“他爱我,这便够了。”最终,她还是礼貌的回道。

也说不出说这句话时心里什么滋味,总之,五味杂陈的很……说完再不看他。

只是,他竟然对她说……“别嫁他,你当初也点了头嫁我……明月……你不能食言。”

他说什么?他说了什么?见她目露疑惑,他笑了。这是第一次看到他不掺杂任何东西的笑。“明月,我找了你足足两年,七百多个日夜,我一刻不停在寻你。你送回和离文书那日,我一夜未睡,我把自己关在我们的寝室,我回想我们成亲以来的点点滴滴。明月,我已习惯了榻上有你,你不能舍我而去。”

“你不是有红衣吗?你还可以找青衣,紫衣,白衣,只要你想……”

“傻姑娘,压根便没有红衣。只有你,自始至终。”

她是真的傻了,痴了,呆了。而院门外,一抹红色稍纵即失,那是喜服的颜色……

终于结文了,每到这时候,心情即放松又惆怅。

番外是我以前想的一个小故事。那时候想写成长篇的,可一直没有下笔。

是自己喜欢的,总感觉不写出来不甘心,所以把它送给了明月。

新文筹备中,审核过了马上开,求支持……新文是篇相杀相爱的文,个人觉得比这本精彩。新文里等大家!!

地址:

上一章  |  矜贵目录  |  下一章


同好热读作品:  农园似锦  锦宅  江南第一媳  卫娇  凤回巢  重生之全能女神  师徒养成攻略  
你可能喜欢看:  [豪门]  守婚如玉:Boss宠妻无度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重生黑客特种兵  重生豪门家族  重生之平民千金  大明俏红娘  天才宝宝上阵:腹黑总裁乖乖听话  
大家都在阅读:  神皇魔帝  极品全能学生  龙血武帝  校花的贴身高手  武炼巅峰  两界搬运工  末世大回炉  农园似锦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超级医生在都市  
波斯小说网力推优秀小说:

您上一次的浏览纪录:
您博览过的群书:
1. 本站校花的贴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纪为转载作品,所有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求魔最新章节以及莽荒纪最新章节均由网友上传。
2. 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校花的贴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纪让更多读者欣赏。
3. 作品收集于网络,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仅代表个人立场,与本站(www.bsxsw.com) 无关。
4. 如果您对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求魔或者莽荒纪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联系我们: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说网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花开锦绣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当前查询耗时:0.23423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