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纪最新章节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纪 医香 被休的代嫁 丑妇 田园闺事 药手回春 秀色农家
当前位置:波斯小说网>>校花的贴身高手>>校花的贴身高手目录

第0173章 如假包换

更新时间:2011-06-12  作者:鱼人二代  关键字: 都市 | 异术超能 | 消化的贴身高手 | 校花高手 | 校园的贴身高手 | 校花贴身高手 | 小花的贴身高手 | 笑花的贴身高手 | 鱼人二代 | 校花的贴身高手 
记住密码

安全验证

搜索本版文章论坛群组用户

››››校花的贴身高手第0169章害羞的陈雨舒至173章如假包... =波=斯=小=说=网= bsxsw.com

查看:72回复:0

昨天12:49

楚鹏展了解了情况之后,就和福伯一起离开了,而林逸正准备回房间休息,楚梦瑶和陈雨舒却从楼上又下来了。

“箭牌哥,刚才你们说什么?”陈雨舒是个好奇宝宝,之前和楚梦瑶在楼上偷听,却又不敢离得太近让楚鹏展发现,所以听也不清楚。

“没什么,说了说公司的事情。”林逸说道:“楚叔叔的竞争对手。”

“哦……”楚梦瑶倒是对这个不感兴趣,她还太小,没有接触过商场的勾心斗角,为人处事还很单纯。她关心的是,爹地将林逸派来自己身边的真正目的,既然不是和这个有关的,她自然兴趣缺缺。

“箭牌哥,你老实说,楚伯伯派你来,是不是让你追求瑶瑶姐的?”陈雨舒倒是不太相信楚鹏展和林逸只说了一些公司上的事情。

“嗄!?”林逸听了陈雨舒的话,愕然的看着陈雨舒。

“喔,没什么了……”陈雨舒也就是诈林逸一下,看他这个表情,自然知道自己的猜测有了些偏差,或者至少林逸和楚梦瑶一样,也是蒙在鼓里。

林逸苦笑着摸了摸鼻子,陈雨舒这问题也太扯了吧?楚鹏展脑袋缺弦了?派自己来追求他女儿?是楚梦瑶长得奇丑无比,还是有什么隐疾,到了必须派人来追求的程度了?

不得不说,陈雨舒实在是异想天开,不知道她的小脑瓜里平时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小舒,你乱说什么?”楚梦瑶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你怎么不问问是不是我爹地派他来追求你?”

“楚伯伯为什么派他来追求我?”陈雨舒眨了眨眼睛:“他没有那么八卦吧……”

楚梦瑶翻了翻眼睛,气得不行:“再说,我撕烂你的嘴。”

“喔……烂了也能说话呀,除非把嘴缝上,瑶瑶姐,你的逻辑不对。”陈雨舒反驳道。

“……”楚梦瑶转身上楼去了,这个闺蜜太给力,楚梦瑶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瑶瑶姐,等等我,”陈雨舒也转身跟着楚梦瑶跑了。

林逸看着两人的背影,摇了摇头,至今为止,林逸还没有上二楼看过,也不知道楼上是什么情景。忽然想到陈雨舒别墅的钥匙还在自己手里,于是连忙叫道:“小舒。”

“恩?箭牌哥,你叫我?”陈雨舒回过头来,有些疑惑的看着林逸,然后张大了嘴巴:“楚伯伯,不会真派你来追求我吧?”

“……”林逸差点儿没绝倒:“我是来还给你别墅的钥匙。”

“喔,钥匙啊……”陈雨舒有些手足无措不太好意思了,“哈,我就开个玩笑……”

“我知道。”林逸很确定的点了点头,陈雨舒,什么时候说过真话啊,她说的话,十句有九句半都是开玩笑的。

“嘻嘻,那就好……”陈雨舒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烧,刚才不知道怎么的就问出了这么一句话,还好自己一向都是疯疯癫癫的搞怪形象,不然难得的说了句真心话,让人发现了,该多尴尬……

“对了,车子我先借来开几天?不然跟着你们出去也不方便。”林逸问道。

“你开吧,反正我也不开。”陈雨舒摆了摆手:“别墅钥匙,也先放你那里吧,你不是要电脑么?你有空的时候就去搬来好了!我困了,先去睡了啊!白白……”

事实上,在别墅二楼昏暗的灯光之下,陈雨舒的脸色倒是不是那么的明显,林逸也没有注意太多:“好啊,那明天我过去将电脑搬回来。”

唐韵和刘欣雯在被人指指点点之下,走出了学校,唐韵有些郁闷,感觉到身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自己。

林逸,气死我了!唐韵心想。

“韵韵,那我先回去了?”虽然刘欣雯和唐韵住的很近,但是因为每天晚上唐韵要去她妈妈的烧烤摊那里帮忙,所以两人并不一起走。

“恩,那你那你路上小心,有空去看看小芬,她这几天的情绪不是很稳定,周末的时候去她家,她一直不说话。”唐韵嘱咐道。

“行,我一会儿就过去看看。”刘欣雯点了点头。

唐韵一个人向学校后面的小吃街走去,妈妈正在生火准备烧烤,唐韵**小嘴,将林逸给她的烧烤配方放在了妈妈的面前:“给,这是配方。”

“哦?配方已经拿来了?”唐母顿时脸上一喜,很开心的拿过了配方。事实上,昨天林逸那么一说,唐母也没把握林逸到底能不能给自己配方,毕竟也有可能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当不得真。

但是没想到唐韵今天真的拿回来了,那就预示着,自己这个烧烤摊以后的生意即将有了起色,唐母自然很高兴:“有没有谢谢人家?”

“谢过了。”唐韵撇了撇嘴,还谢谢他?谢谢他给自己情书?让全校都知道了?

“你这孩子,到底有没有谢谢人家?”知女莫如母,唐母一看唐韵的表情,就知道八成唐韵是没有谢过林逸的,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女儿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有些傲有些清高,如果是生在有钱人家里,这种性子倒是很好,但是在这个家庭里……唐母暗暗叹了口气,等唐韵到了自己的这个年纪,就知道生活的艰辛了。

自己曾经不也像女儿一样高傲么?但是生活的辛酸已经磨灭了自己的棱角,让自己变得市侩。

“都说谢过了就是谢过了嘛!”唐韵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妈,我帮你吧……”

“不用了,今天早点儿收摊,回去试试这个配方,再晚我怕卖调料的下班,买不到上面的东西。”唐母说着,就收拾摊子准备回家了。

唐韵有些无奈的帮着妈妈忙活了起来,妈妈怎么就那么相信林逸?万一这家伙只是随便写的配方呢?到时候配出来很难吃,还浪费了材料。

但是看到妈妈那副无比相信林逸配方的样子,唐韵也只能随着妈妈了。

在回家的路上,唐韵跟着妈妈去超市买了调料,因为只是试验阶段,没有必要去调料批发市场,等试验成功后,再大批的购进也不迟。

回到家里,唐母就兴冲冲的开始按照林逸提供的配方腌制鸡翅、肉串,嘴里还哼着小曲,这是对未来生活的渴望。如果烧烤摊的生意能够变好,家里的窘况也能得到解决,或许,下半年就能够攒齐爱人的手术费了。

就连躺在病**的唐聚成,也很奇怪自家婆娘怎么了今天,居然会如此的高兴。

“韵儿她妈,你今天怎么了?有什么好事儿不成?”唐聚成每天躺在**,也没什么意思,想帮爱人的忙也帮不了,除了睡觉,什么都干不了。

“韵儿的同学,给了我一个烧烤配方,要是做出来,咱家的生意保准儿红火起来!”唐母将腌渍好的鸡翅和肉串放进了冰箱冷冻了起来,说道。

“真的假的?那敢情好啊!”唐聚成听了妻子的话,也很是高兴:“如果真能成,那要好好谢谢那个同学了!”

“你家宝贝女儿清高的很呢,人家那男生对她有好感,她不理不睬,给人脸子看!”说到这儿唐母就有些来气:“将来找个你这样的,看她怎么过!”

唐母的话虽然有些刻薄,但是唐聚成也不恼,他躺在**这半年,什么都想明白了,就因为自己没能耐,才拖累了她们母女两个,如果以前有点儿积蓄,也不至于这样。

妻子对自己的不离不弃,让唐聚成内疚的同时,也暗暗在想,女儿以后可不能也这样受罪,这日子,真不是正常人过的!

可是,妻子的话又让唐聚成有些担心:“是不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可别像小芬那个男朋友那样,只是玩玩而已……”

“我看不能。”唐母道:“那孩子身上一点儿纨绔的气息都没有,我感觉应该能对咱家韵儿不错……”

房子不大,唐韵在屋子里将父母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有些暗暗着恼,也不知道妈妈怎么就那么看好林逸,这家伙坏着呢,还没有纨绔气息?一脚将钟品亮踹飞,算不算纨绔?

想着林逸的事情,唐韵连学习都学不好,看了一会儿书,就有些烦躁,站起身来,走出了房间,却看到妈妈已经将烧烤的东西腌制好了,正准备尝试着烤几串试试味道。

“妈,我帮您?”唐韵看不下去书,总要找点儿事情做。

“那你帮我穿几串鸡翅,我生火。”唐母将手上的竹签子放在了一旁,就去生火。

哦——”唐韵去帮妈妈穿串,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不过闻起来,味道还是不错的。

穿了几串,唐母那边也生好了火,唐韵将鸡翅放在了烧烤架上,帮着妈妈煽火。

没过多久,阵阵香气扑面而来,就连不怎么爱吃肉的唐韵也不由得流了口水,心想,看来这林逸还真没骗人,倒是有两下子。

唐聚成也闻到了香味:“韵儿她妈,这味道不错啊?”

“怎么?馋了?”唐母虽然没尝,但是仅凭这香气,就可以断定味道一定不错,如果在学校门口或者小吃街那么一烤,来这里的顾客肯定不少:“马上就好了,先给你尝尝!”

唐聚成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躺在**什么都做不了,母女有好吃的,还先给自己,这让唐聚成觉得自己很没用,要不是真的和妻子感情深厚,唐聚成知道自己要是有了什么三长两短,妻子肯定会很痛心,他都想自我了断了。

别看平时妻子总埋怨这个埋怨那个,说当初选择错了,不过却还是为了这个家,每天持忙碌着,将这个家打理的井井有条。

“韵儿,将这个鸡翅给你爸尝尝。”唐母将一串烤好的鸡翅递给了唐韵,让她送给唐聚成。

唐韵接过鸡翅,看着焦黄焦黄散发着诱人香气的鸡翅,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还真香呀!不过却不舍得吃,跑到父亲的病床前,将鸡翅递给了唐聚成。

“韵儿,你吃吧。”唐聚成哪能看不出唐韵垂涎欲滴的样子?十岁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平时虽说唐聚成也吃一些不太新鲜的肉串,但是那也是怕唐韵吃不干净坏了肚子影响第二天上学,但是这鸡翅明显是新腌制的,新鲜的很,唐聚成就想给女儿吃……

“爸,我不饿呢,吃多了胖。”唐韵摇了摇头。

“行了,你俩别争了,老唐,你就赶紧吃吧,这边马上就又烤好了,我和韵儿吃这边的!”唐母笑着说道。

“那行……”唐聚成听妻子这么说,才点头接过了烤鸡翅,只咬了一口,就**了大拇指:“别说,味道还真独特,我看这肯定能火。”

这时候,剩下的几个鸡翅也好了,唐母给了唐韵一串,自己也拿过来一串。

虽然唐韵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这回的鸡翅,比之前妈妈烤的好吃太多太多了,这就和之前小芬的那个男朋友请自己和小芬还有刘欣雯在大饭店吃的没有两样!

“韵儿,你觉得怎么样?”唐母还没吃,不过看到唐韵吃的挺香,觉得这次一定成功

后了。

“还好吧……”唐韵违心的说道,她不想林逸太得意,虽然林逸也没在这旁边。

唐母咬了一口之后,顿时眼前一亮:“你这孩子,这样还算还好?你口味叼了是不是?我看这和那些大烧烤店的招牌烤翅没有什么区别了!以后就这么烤了,我看成!明天我就去批发市场批一些调料回来。”

“应该能卖的比以前好吧……”唐韵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味道的确更加的吸引客人,虽然大多数的学生为了填饱肚子,对口味挑的不是很厉害,只要比学校的食堂好吃就可以了,但是不可否认,好吃的东西总会引来更多的学生购买。

“韵儿,这周末,你请林逸和他的那个同学一起来咱家吧,妈请他们吃烧烤,感谢一下人家!”唐母吃的高兴,当然吃水不忘挖井人。

“啊?”唐韵愣住了,手里的鸡翅也差点儿扔地上去,请林逸到自己家里来?自己没听错吧?怎么能让他来自己家呢?

清晨,林逸就被一阵手机铃声从睡梦中惊醒,这几天林逸体会到了睡眠的好处,对身体的能量补充有着极大的作用。

“喂?”林逸迷迷糊糊的接起了手机。

“林逸?”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我是宋凌珊。”

“哦,母狮子,你好……”林逸迷迷糊糊的说道。

“什么玩意?林逸,你叫我什么?”宋凌珊一听林逸的话顿时气炸了,“你有种再说一遍?”

当初林逸觉得宋凌珊有些暴力,所以潜意识里就给她起了一个母狮子的外号,不过清醒的时候一直没叫过,但是现在正睡得迷迷糊糊的,顺嘴就说出了心里面所想。

“呃……我正做梦呢,和一头母狮子作斗争!”林逸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有些汗颜的说道。就算心里面这么想,也不能说出来啊!

“哼!”宋凌珊冷哼了一声,虽然知道林逸可能是在瞎掰,但是也没有心思在这个问题上和他纠缠:“你有没有时间?”

“干什么?”林逸问道。

“一会儿我去你学校找你,杨队向我你。”宋凌珊道:“帮我破案。”

宋凌珊实在是无计可施了,山林里面的搜寻难度,简直是要人命,

有些危险的地带,不可能一一派人进去搜寻,结果拖了几天,事情毫无进展,宋凌珊没辙了,想起来了杨怀军的,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拨通了林逸的电话。

说实话,要不是宋凌珊将杨怀军当成大哥一般绝对的信任,她才不会给林逸打这个电话。因为在她眼里,林逸就是楚梦瑶的保镖而已,能有什么大能耐呢?

“呵……”林逸听后微微一笑,宋凌珊果然还是找上了自己:“行呀,那你得先帮我请个假,我这也不能成天逃课不是?”

“成天逃课?我这就用你一天好不好?”宋凌珊气结:“你平时逃课,和我有什么关系?”

“昨天逃课是因为军哥,今天逃课因为你,不都是你们警队的事情?”林逸说道。

“军哥?杨队?”宋凌珊一愣,没想到昨天杨怀军也找林逸了,她自然不会觉得林逸是瞎编的,这种事情林逸没必要骗人,自己一个电话就能求证,于是道:“好吧,那我先和你们主任说一下。”

“行,那你在学校旁边的小吃街等我吧,早上那里没什么人。”林逸起了床,准备穿衣服。

本来林逸今天打算和楚梦瑶、陈雨舒一起上学的,毕竟好几天都因为有事情缺课了,虽然王智峰不会说什么,但是现在自己的身份还

是学生,不能总搞特殊化吧?

昨晚的饭菜楚梦瑶和陈雨舒几乎都没有怎么动,林逸看了一眼,也不好意思吃,留给她们两个吃得了,一会儿找宋凌珊蹭饭去,找自己帮忙,一顿饭总不会不舍得吧?

事实上,就算宋凌珊不找林逸,林逸也想将那天的几个绑匪给挖出来了,原因无他,既然已经和李呲花撕破了脸,那也没必要惯着他,先把这些小鱼小虾给弄了再说。

给楚梦瑶留了张纸条,告诉她今天自己继续有事儿,林逸就开着陈雨舒那辆黄色甲壳虫出门了,也不知道福伯的驾照办回来没有,早知道让杨怀军直接去搞定了,福伯还要再周转的找一下关系。

开着车子经过棚户区,林逸下意识的减缓了车速,却看见唐韵正站在站台前等车,昨天骚扰唐韵那个小泼皮也在,此刻正在手舞足蹈眉飞色舞的和唐韵说着什么,碍于车站人多,倒是也没敢动手动脚。

唐韵冷着脸,不去理他,可是经不住那小泼皮的胡言乱语,有些不自在。

我擦!这小子昨天还没吸取教训呢?**不疼了?

林逸一打方向盘,猛地一脚油门,向那小泼皮冲了过去,车子拐弯的时候轮胎和地面的接触发出了尖锐刺耳的摩擦声。

在要撞上那小泼皮的一刹那,林逸停下了车子。对于这种性能极佳的小车,林逸掌控自如。

“啊……”站台上等车的人,都被这一幕吓了一跳,站在那小泼皮一旁的唐韵更是吓得脸色苍白。

不过,被吓得最严重的莫过于那个小泼皮了,此刻正一头的冷汗,惊恐的看着身前的车子,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当他确认了车子没有对自己造成伤害之后,又跳了出来,指着林逸所在的驾驶位破口大骂了起来:“X你个妈!你会不会开车?眼睛长到脚底下了么?你给老子下来!不想活了是不是?”

这一刻,这小泼皮的嚣张本性又露了出来。

说着,就要去拉林逸所在那一边的车门,李二懒寻思,看这车子还不错啊,好像是大众甲壳虫,要二十多万呢吧?这回怎么也能让这开车的赔自己个三千五千的。

林逸的车门行驶状态下是锁着的,李二懒自然拉不动,正要放弃,林逸却猛地打开车门,往外面一推,顿时将李二懒给推了一个趔趄,一**又坐到了地上,一下子牵扯到了昨天的旧伤,直接捂着**哀嚎了起来。

“你这伤不是没好呢么?我还以为你好了伤疤忘了疼呢,昨天在从公交车上玩了一次空中飞人,你还没吸取教训啊?”林逸此刻无疑是

很霸道的。

“你……原来昨天的人是你!”李二懒听了林逸的话,一下子明白了,怪不得这小子突然的将车子开过来,原来昨天就是他。

“呵,你还不笨,就是脑袋有点儿缺弦。”林逸冷冷的看了李二懒一眼:“以后离唐韵远点儿,下次让我看见,就不是这么好运了。”

怎么说,现在全校也都知道唐韵是自己的女朋友,不管真是假是,唐韵的事儿,自己还真不能不管了。其实,就算没有这场风波,唐韵的事情,林逸还是会管。

“X,我当是什么人,原来是唐韵的护花使者啊?”李二懒却笑了起来:“嘿,唐韵就住在棚户区,我看你能天天看着她……到时候,咱们新帐老账一起算,是不是啊?唐韵?”

听了李二懒的话,唐韵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咬了咬牙,低下头去。

林逸的眼中却闪过一丝杀机。如果不是在这个场合,自己不是这个身份,这个李二懒此刻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冷冷的看了李二懒一眼:“不要给我动你的理由,好自为之吧。”

说完,林逸一拉唐韵的手,“上车!”

“啊……哦……”唐韵此刻心里面很乱,有对林逸突然出现的慌乱,也有对李二懒那句话的无奈和紧张。被林逸这么一拉手,有些不知所措,连反抗都没想到,就被林逸推到了副驾驶的位置里面。

安顿好了唐韵,林逸上了车,发动了车子,绝尘而去。

李二懒死死的盯着林逸离去的车子,最里面不屑的嘟囔道:“开个娘们款式的车,装什么犊子,咱们走着瞧!”

在公交车站,李二懒一个人倒是不敢将林逸怎么样,昨天林逸**公交车门将自己丢下去的事实让李二懒很心惊,至少可以断定,林逸的力气不小,自己**还有伤,和他弄起来,自己肯定吃亏。

但是李二懒自然不会甘心就这么算了,之前那几句狠话并不是吓唬林逸的,而是有根有据。他林逸还能成天贴身保护唐韵不成?

再说了,开个甲壳虫算什么,自己也不是没有靠山,到时候将这个事情和兵少说一下,不弄死他林逸?

暗骂了一声晦气,李二懒站起身来,看到站台旁围观嘲笑的人群,骂了一句:“看个**?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李二懒这么一骂,人群笑的更大声了,甚至有人小声说道:“就是看你**摔开花了……”

李二懒虽然是棚户区的小混子,但是也不敢和这么多人公然的作对,只能红着脸拍着**走了。

车子行驶了有一会儿,唐韵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糊里糊涂的上车了呢?还被林逸拉了手……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呀?

当时因为心里面很乱,所以唐韵被林逸推上车,直到现在才发现不对劲儿。

“呀,停车!”唐韵抬起头来,有些无措的看着林逸,脸红红的,自己怎么就上了他的车子了?这下好了,要是让人看到,那传言岂不是变成真的了?

的确,传言已经变成真的了,刘欣雯从家里面出来去车站坐车,看到唐韵,刚想叫她,却见她被林逸拉着手上了车……

刘欣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叫出来,因为唐韵已经坐上林逸的车消失在了视线中……

“这个韵丫头,居然骗我!都坐上林逸的车子,还说没什么……”刘欣雯可气的跺了跺脚,“这可怎么办?她不记得小芬的教训了么?”

正冒着火气,一抬头看见李二懒一瘸一拐的往这边走来,就气不打一处来,这李二懒喜欢唐韵,刘欣雯很清楚,平时有刘欣雯这个彪悍女在唐韵身边,李二懒倒是真不敢太过分!

刘欣雯是什么人啊,拿着菜刀就能砍人的主,那是不要命的!所以李二懒轻易不招惹这种人。

“李二懒,你扭来扭去的干什么?是不是皮痒了,姑奶奶给你松松?”刘欣雯将火气发泄在了李二懒的身上。

“没,没有!雯姐,我这摔了一跤,走不稳了……”李二懒赶紧摇头,这娘们,自己惹不起。李二懒感觉自己真他娘的倒霉,背到家了,不但被林逸欺负,还被刘欣雯给数落了。

这事儿,自己一定得告诉兵少,让那小子知道自己的厉害!至于刘欣雯,等自己和兵少搞好了关系,就不怕她了!

“停车?你不去学校?”林逸看着私下左顾右盼焦急的唐韵,问道。

“去学校,但是你放我下去呀,被人看见怎么办?”唐韵有些急,但是又不敢乱动,这高速行驶的车子,

“我上午有事,不上学,一会儿将你放在小吃街。”林逸笑了笑;“这回没问题了吧?”

“你……你怎么这样呀……”唐韵想反驳,但是却找不到理由,只能悻悻的瞪了林逸一眼,感觉自从和林逸认识以后,自己和他的关系就变得夹缠不清。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是恰巧路过。”林逸无辜的耸了耸肩。

唐韵才不会相信他的话,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昨天遇到,今天还能遇到?

不过嘟了嘟嘴,唐韵也辩不过林逸,有些委屈,受气包似的坐在那里,将头转过去,看着窗外,尽量不去看林逸。

“昨天的事情,是不是你造的谣?”唐韵看了一会儿窗外的风景,忽然想到自己还有事情要质问林逸。

“昨天?”林逸一愕,有些诧异的看着唐韵,不明就里:“昨天什么事情?”

“你……”唐韵也看不出林逸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故作不知,只能咬牙道:“你给我写情书……”

“我给你写情书?”林逸再次一愕,这才想到昨天学校里的谣传,不由得苦笑:“我是那么无聊的人么?我要追求你,还用造谣么?”

“这……”

林逸说的虽然有点儿无耻,但是唐韵这回却也没有怀疑!

的确,林逸说的对,他要追求自己,还用得着造谣么?现在已经将妈妈讨的很开心,恨不得让自己和他交朋友才好,还有必要造这些没有意义的谣么?那只能让自己更恼他。

“可能有人看到误会了。”林逸暗道,我的小姑奶奶,我造谣我有病啊,家里还有俩大小姐呢,昨晚还发了脾气。

“哦……”唐韵委屈的应了一声,扁了扁嘴:“那你以后……别总找我了……要不然,别人更会以为是那么回事儿……”

“呵,真的是巧遇。”林逸无奈,这怎么解释呢?每一次都是巧遇。

唐韵也不理他了,用手托着下巴静静的坐在那里,直到车子开到了学校后面的小吃街,林逸停好车子,将车子的中控锁打开。

唐韵打开车门下了车,忽然想到妈妈让自己告诉林逸周末来家里的事情,虽然不太想再和林逸说话,但是现在不说,保不准妈妈又催自己单独去林逸的班级找林逸,那样岂不是更坐实了学校里的谣言了么?

想到这些,唐韵有些无可奈何的回过头来,看着林逸,“我妈让你周末带朋友来我家。”

“嗄?周末去你家?”林逸愣了愣:“干什么去?”

“不知道!”唐韵下意识的说道,不过说完了,又怕林逸去班级找自己问个详细,又道:“我妈妈让你们去吃烧烤。”

说完,唐韵就头也不回的小跑着向学校方向跑去,留下一脸愕然的林逸:你家在哪里?

虽然林逸知道唐韵家大概的位置住在棚户区,不过棚户区很大,谁知道唐韵家在哪里?

至于唐韵说唐母邀请自己和康去吃烧烤,估计是因为昨天的配方,她试验过了,发现可行,所以先请自己和康试吃表示一下感谢。

“呵……”林逸摇了摇头,伸手关上了车门,等着宋凌珊。

大概等了能有半个小时,林逸再次接到了宋凌珊的电话:“林逸,你们学校的王主任倒是挺好说话的,这就给你假了?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学校后面的小吃一条街。”林逸说道。王智峰的把柄捏在自己的手里,他能不给自己假么?再说宋凌珊找自己估计也和他说了,是公务上的事情,王智峰自然不会在这些事情上阻挠的。

“那你等我,马上过去。”宋凌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林逸就从倒车镜里看到一辆车牌为松G开头的民牌猎豹越野车开了过来,松G是警局为了办案方便,特意弄的一个民牌号段,不过这个号段现在已经被大众所知晓,就和警车没有什么区别了,甚至有很多权贵会托关系为自己的车子申请一块这个牌照,好**路上的特权。

宋凌珊来到小吃街,并没有看到林逸,就看到一辆黄色的甲壳虫停在路边,正有些纳闷想给林逸打个电话,就看到甲壳虫的车门打开,林逸从车上下来,向自己这边走来。

“你的车?”宋凌珊诧异的看着林逸的甲壳虫,在她的调查显示,林逸是楚鹏展请来保护楚梦瑶的,虽然有可能会给林逸配车,但是怎么也不可能配个这么个车吧?这和林逸的保镖形象也不符合啊?

“陈雨舒的,先借我开几天。”林逸也不隐瞒,反正车上有牌子,宋凌珊想要调查的话,直接查一下车主就可以了。

“这样,那上车吧。”宋凌珊指了指副驾驶的位置说道。

林逸来开车门上了车,宋凌珊发动了车子,向警局的方向驶去。

车子行驶了一会儿,宋凌珊看到林逸也不说话,皱了皱眉:

你不打算说点儿什么吗?”

“说什么?”林逸转过头看了宋凌珊一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不是你找我么?怎么让我说?哦……我想说的是,我腿上的伤已经好了,这回不怕你了,可以随便捏。”

“你!”宋凌珊有些气结,真不知道杨队长看重林逸哪一点,怎么向自己这么个人呢?听到林逸说这么无耻的话,顿时想到了那天在医院里那一幕,有些恨恨的骂了一句:“流氓!”

“如假包换。”林逸淡淡的说道,悠闲的将身子靠在了椅背上,眯上了眼睛。

“……”宋凌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林逸一句话咽得她没了词,半晌才道:“你能帮我找到那天银行的劫匪?”

“你叫我来,还问能不能?”林逸撇了撇嘴:“真不知道你怎么升的职,除了二虎吧唧的,怎么没点儿头脑?”

宋凌珊差点儿将车子开到墙上去自杀,这林逸说话也太损了点儿吧?什么叫二虎吧唧没有头脑?的确,自己一些,每次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时候都冲到最前面,但是这也不能说虎吧?这只能说英勇一些……不过,杨队也说过自己这个毛病,自己是带队的,每次都往前冲,不顾其他队友,这不是搞个人英雄主义么?其实宋凌珊还真没想那么多!

这就好比战场上双方交战,主帅先冲上去了,要是主帅**一点儿还好说,能带动全军士气,要是一个不小心被敌方暗算了或者受伤甚至死亡,那么整个全军也就乱套了。

宋凌珊事后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也好在没有出什么大问题,让她有慢慢改正的时间。

其实,这还真是宋凌珊想岔了,林逸所谓的二虎吧唧,并不是说她每次执行任务时候的英勇,在林逸看来,如果自己有能力和足够的把握干掉敌人,那么自己就会动手,而不会让队友和自己一起上,毕竟自己有把握,就不需要可能出现的无谓牺牲。

而林逸说的宋凌珊虎,其实说的是她粗心大意,比如自己的腿受伤……她没看见,又比如说,明知道自己腿受伤了,却还要去按,那不是虎是什么?

“好吧……那希望在你林大少爷的帮助之下,能够抓到那天跑了的几个银行劫匪!”宋凌珊咬了咬牙,恨恨的说道。心中却道,等要是抓不到,我们再算账!

“呵。试试吧。”林逸点了点头:“不敢保证。”

“……”宋凌珊真想一脚将林逸给踹下车去,不敢保证你刚才还装什么能耐?

“你向哪里开?”车子走到半路,林逸问道。

“去警局,然后商量一下怎么抓捕嫌犯。”宋凌珊解释道。

“不用去了,直接去你们搜寻的范围看看。”林逸摇了摇头,自己的能力自己最清楚,不是商量就会有效果的,如果那些人真的在这个范围之内,自己自然可以感觉到。

如果没在的话,商量也没有用。

“嗄?!”宋凌珊一愣:“就咱们两个?”

“你不敢?”林逸似笑非笑的看着宋凌珊。林逸自然不想太多的人知道自己的特别之处,帮助宋凌珊,一方面是因为杨怀军,自己和杨怀军的关系不用多说,既然杨怀军信任宋凌珊,将自己介绍给了宋凌珊,那么林逸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也不会拒绝。但是另一方面,林逸自己也想将这几个人揪出来,既然已经和李呲花对上了,那么就没有必要再留什么面子和余地。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积分0,距离下一级还需积分

上一章  |  校花的贴身高手目录  |  下一章


同好热读作品:  校花的贴身高手  超级兵王  校园最强护花系统  重生之神帝归来  从仙侠世界归来  重生之妙手狂医  大影帝  
你可能喜欢看:  [奇幻]  剑王传说  无敌剑魂  傲世丹神  神控天下  众夫争仙  斩仙  求魔  
大家都在阅读:  龙血武帝  修罗武神  凌天战尊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万道剑尊  武炼巅峰  妖神记  超级兵王  农绣  太古神王  
波斯小说网力推优秀小说:

您上一次的浏览纪录:
您博览过的群书:
1. 本站校花的贴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纪为转载作品,所有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求魔最新章节以及莽荒纪最新章节均由网友上传。
2. 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校花的贴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纪让更多读者欣赏。
3. 作品收集于网络,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仅代表个人立场,与本站(www.bsxsw.com) 无关。
4. 如果您对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求魔或者莽荒纪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联系我们: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说网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花开锦绣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当前查询耗时:0.9984998 秒